標題: [板務] 兵神譜春季小活動
白衣夫人 (陸劍希)
管理員
Rank: 9
--10年滿--正式引退-- 20160830


UID 6
精華 4
積分 68361
帖子 11780
金錢 113713 俠幣
學問 30 單位
閱讀權限 255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610
用戶失蹤天數 374
來自 蜀地恭州
狀態 離線
114.26.28.52
分享 
發表於 2012-3-27 12:14 A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兵神譜春季小活動
兵神譜春季小活動



活動名稱:兵神譜春季小活動

活動日期:(交稿日期)2012/04/01~2012/04/14

活動內容:(可擇一參加,或者全部參加)

第一項:列出自己最喜愛的兵器(冷兵器),並撰寫介紹和喜愛的原因,字數以WORD計算,500字以上。(介紹可引用,但引用文字不列在字數內。)

第二項:列出兩項自己最喜愛的兵器(冷兵器),並撰寫一篇以兩項兵器相互打鬥之文章(必須以兵器為主體,若人物心境、對白過多則不算數,可以只是一段沒有前因後果的打鬥),字數以WORD計算,800字以上。

(每人投稿上限不限)

活動獎勵:

1.完成第一項獲得80俠幣獎勵,完成第二項獲得120俠幣獎勵。

2.兩項皆參加可獲得額外獎勵,每組(完成第一項+第二項)可獲得250俠幣。
(假設某甲投第一項2件、第二項1件,可獲得一組250+第一項80=330俠幣)

注意事項:

1.務必以「全形符號」撰寫。

2.投稿方式為回覆在本文章下稿件請在第一行註明投稿項目

3.俠幣部分將在活動結束後由「emprise」帳號核發。



若有任何問題請洽白衣夫人或於異言堂詢問。
頂部
紫月
元老



UID 13
精華 0
積分 26665
帖子 2948
金錢 27806 俠幣
學問 3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6
用戶失蹤天數 1
來自 太虛智星
狀態 離線
114.32.246.41
發表於 2012-4-1 06:22 P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第一項:列出自己最喜愛的兵器(冷兵器),並撰寫介紹和喜愛的原因,字數以WORD計算,500字以上。(介紹可引用,但引用文字不列在字數內。)
(引用字數用斜線)

我想,我會選刀吧?!不只是因為刀和「道」的同音,還包括對於日本武士刀等所有刀的禮讚!

通常古龍小說讀得多了,就會被他的思維感染吧。古龍在《關於飛刀》(《飛刀,又見飛刀》的序)一文中講得很清楚:「刀不僅是一種武器,而且在俗傳的十八般武器中排名第一。」他還把刀與劍作了比較,他認為:「劍是優雅的,是屬於貴族的;刀卻是普遍化的,平民化的。」「劍有時候是一種華麗的裝飾,有時候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徵。在某一種時候,劍甚至是權力和威嚴的象徵。刀不是。」

古龍這一段對於刀與劍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自古以來,劍是登堂入室的,上至帝王將相,下到貴族公子,都愛佩劍,連李白、陸游這樣的大詩人也與劍結下不解之緣。
吳均、杜甫、白居易、賈島、韓偓、李群玉、王世貞均留下詠劍詩。這是因為劍本身具有一種高雅飄逸與浪漫神秘的氣質,同樣顯示了它主人身份的尊貴。

古龍又這樣認為:「有關劍的聯想,往往是在宮廷裡,在深山裡,在白雲間。」而刀呢?它似乎比劍普遍尋常得多,它雖然是猛士的兵器,但更多使用它的是無名小卒,其身份與帝王、將相、公子、儒士,實在不可同日而語。其實,「刀卻是和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的」。因為,人出世以後,從剪斷他的臍帶的剪刀開始,就和刀脫離不了關係,切萊、裁衣、理發、修須乃至示警、揚威、正法,哪一樣離得開刀呢?在人類的生活中,刀簡直與水與陽光一樣重要。可是,在人們的心目中,刀遠比劍普通和不引人注目。而在某種意義上,刀又比劍更野蠻、更殘酷、更凶悍。總而言之,刀的名聲與劍相差甚遠。

所以,蕭十一郎用的是割鹿刀,傅紅雪、龍城璧、丁寧、姜斷弦、花錯、朱猛,用的都是刀。

雖然西門吹雪與阿飛就是有名的劍客,但古龍在兵器中特別偏愛刀,這也是一個事實。

古龍如此推崇刀,因為他認為他自己的的創作意識是屬於平民的,他的作品也是屬於大眾讀者的。

而我推崇刀,其實多半是喜歡那些故事中使用刀的俠客:畢竟大部分的人都用劍的時候,有幾個刀客不好嗎?

不管是金庸筆下的胡斐、古龍的那一票、黃易的傅鷹、宋缺和寇仲,也許還要加上港漫中的項羽雷刀、風雲聶風的雪飲刀、武神系列的地獄之刀等

更多的理由,或許是被日系動漫給統戰洗腦成功,把武士刀的決斷還有櫻花捨身的唯美燦爛結合在一起。

因為武士刀幾乎每個動畫總會有個用武士刀的人,那已經變成日本動漫和武士道之類的民眾文化。

雖然武士真正的代表會是宮本武藏或是佐佐木小次郎那些成為「英靈」或代名詞的人。

不過,我到堅持認為某個「不斬」信念,拿著逆刃刀的刀疤劍客是最武士的那種劍客。

要舉例,大概就最近戰姬絕唱這種捨身拯救別人的例子吧?!12集的歌都不錯聽^^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R3ouU_mkE/

第二項:列出兩項自己最喜愛的兵器(冷兵器),並撰寫一篇以兩項兵器相互打鬥之文章(必須以兵器為主體,若人物心境、對白過多則不算數,可以只是一段沒有前因後果的打鬥),
字數以WORD計算,800字以上。
(先保留,有空會補完)
頂部
白衣夫人 (陸劍希)
管理員
Rank: 9
--10年滿--正式引退-- 20160830


UID 6
精華 4
積分 68361
帖子 11780
金錢 113713 俠幣
學問 30 單位
閱讀權限 255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610
用戶失蹤天數 374
來自 蜀地恭州
狀態 離線
114.26.44.222
發表於 2012-4-4 12:12 P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第一項:





  槊算槍的一種。「槍也被稱為百兵之王,而槍法主要以扎法為基本,隨以攔、拿,有道是「棍打一大片,槍札一條線」。」

  我之所以喜歡起槍──應該說「槊」,其實有很大的部分來自於小說。

  酒徒在《隋亂》和《開國功賊》當中說了,一柄的槊所需要經過的工法、程序非常繁複,因此造價也相當昂貴,不是一般的人家子弟能「玩」得起的,而真正的將門之後都會使用長槊。

  基本上大家應該光憑想像就多少有些概念──一般在「武俠對戰」和「戰場對戰」是完全不同的,像是各家的槍法(楊家槍、羅家槍、岳家槍等)雖各有基本鮮明特色的套路,他們從基本的槍的工法上在演變出許多招式,但這用於對戰一般而言可行,但是在戰場上,試想一個偌大的操場上擠滿了等待升旗的班級隊伍……根本沒有機會給人任意施展。(現在如果還有人以為在戰場上縱馳的是類似三國無雙那樣,我砍了你的頭!)

  但是即使如此,槊還是在戰場上很實用的武器。一來他在直線衝鋒時能夠揮舞去除雙邊障礙,而且在列陣後單線衝鋒也能快速又有效地如碎紙機一般衝破敵陣。以步卒而言,更是能夠經由簡單的幾個招法讓敵人無法近身……

  而在一般的單對單對戰而言,槊的靈活性和武器的長度而言都占有優勢,他能夠藉由突刺擁有猛烈的殺傷力,槊桿上的紅纓在旋轉刺出時也能擾亂敵方視線,再來因長桿因素要控制地巧妙的話,也能回頭打擊敵人或者做出防禦,簡單的來說是機動性挺高的兵器。

  我之所以喜歡槊,大概就是因為兼具實用性和靈活招法的原因吧!

  無論在哪種戰場上,這樣揮灑自若的風采總是能奪人目光,不過也是因為槊(槍)的靈活性高,相對要掌握也是會比較不容易的,因此每每因為他人或者自己的作品接觸到這樣兵器,總是會更仔細地去關注著。

 
頂部
疾風燚 (滅風部─疾風燚)
元老

亞聯警政總長



UID 7
精華 3
積分 30031
帖子 3729
金錢 72611 俠幣
學問 12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610
用戶失蹤天數 199
來自 亞洲聯盟東亞區第三海島嶼
狀態 離線
114.41.36.117
發表於 2012-4-9 04:55 P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Yahoo!
第二項:長垂、鋼鞭

  暖風徐徐的吹過,在大院之間豎立著兩條人影,左方是名為白衣夫人的女子,她雙眼注視著對方,給人的感覺就像她手上的鋼鞭一樣冷漠。右方是位名為冷絕月的女子,在她身上感覺的到一股剛毅,由如她手上的不鏽鋼長垂一般的堅決。
  就在柳樹葉片落入池子的一瞬間,冷絕月的身影已經來到白衣夫人身前。冷絕月左手抵著垂頭,右手扳著棒尾,隨著右掌一個勁道,將長垂送往白衣夫人的面門。
  就見白衣夫人不疾不徐的揮出一鞭,如同扇子撲螢一般輕盈的動作,正打在襲來的垂頭。
  噹!隨著一聲清脆聲響,垂頭在夫人左臉龐掠了過去,並讓冷絕月的身子失去了重心。
  冷絕月右手將長垂往後一拉,剛一收垂,白衣夫人的鋼鞭以經來到冷絕月的頭頂。
  冷絕月趕忙以垂柄上擋,落下的鋼鞭打在垂柄上頭宛如具石壓頂一般。鏘的一聲,白衣夫人的鋼鞭已經急速收了回去,第二擊已經來到冷絕月的左臉。
  冷絕月身子微微一蹲,鋼鞭剛從頭頂畫過,冷絕月的長垂再度送了出去。
  白衣夫人的手如同閃電般的迅速,只聞一聲撞擊聲,冷絕月的長垂就偏離了軌道。但是冷絕月早已做好準備,她身子往前一躍,藉著落地的弓步穩住身子,以左手握著棒尾使出了橫掃千軍。
  白衣夫人往後疾退了開,冷絕月的長垂瞄準了白衣夫人使出一記由上而下的垂擊。
  白衣夫人往左一避,垂子沒有落到地上,反而在地上三尺之處一頓,轉而又一記橫掃。
  鏘!白衣夫人雙手握著鋼鞭將未加速的垂擋下來,隨後一鞭就掃向冷絕月的面門。
  冷絕月上身往後一仰,白衣夫人緊接著的一鞭打在冷絕月的小腿肚上。
  「啊……」
  冷絕月往後跌了出去,長垂卻留在白衣夫人腳邊。
  冷絕月勉強的站起身子,大叫道:「我跟妳拼了!」赤手空拳的衝向白衣夫人。
  白衣夫人用腳勾起了長垂,踢給了冷絕月。
  「別學喪家犬那一套。」白衣夫人冷冷的說著。
  冷絕月拿起了長垂,使了三個迴旋,利用加速度的力量揮向白衣夫人,白衣夫人不及不忙的一躲,冷絕月的身子跟著長垂的旋轉而三迴旋的連擊,白衣夫人一連退了數步,眼見自己已經要退到走廊上頭,隨即看準了長垂的垂頭,一鞭重重的往垂頭敲了下去。
  冷絕月的身子跟著垂頭一同被甩到一旁。
  白衣夫人走了過去,一鞭又抽在冷絕月的腿上,冷絕月一聲的哀嚎。
  白衣夫人又是一鞭,正要打下去時,冷絕月雙手害怕的擋在眼前,白衣夫人的鞭就停在冷絕月雙手前方。
  「打斷你的手,你就沒辦法工作了,沒這麼便宜的事。」白衣夫人將鞭子收起。
  白衣夫人的身影離去,只聽她的聲音迴盪在大院之中。
  「下次再不按時給我繳月報,就不只是這樣了。」
  
  
  後記:
  夢情閣屋頂出現兩條人影,一個名為紫月的女子默默的看著大院。
  「看來白衣夫人還滿厲害的,下次用她來試試我的刀吧。」紫月看著身後那名拿著大刀,兩眼無神的大叔。
  「那是我們公關隊的獵物。」舞墨居上又出現了幾條人影,一名拿著長槍的女孩,軒轅絡貂,拿著大斧的男子,張任,持著羽扇的女子,玥雲。
  張刃看著那名大叔,暗道:「我一定會不付執事的委託救您回來的,獠次郎大將。」
  隨著一陣青煙,屋頂上的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頂部
memory1024 (記憶體)
百夫長
Rank: 4Rank: 4



UID 159
精華 0
積分 100
帖子 491
金錢 1841 俠幣
學問 0 單位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12-1-7
用戶註冊天數 3010
用戶失蹤天數 1034
來自 C洽M群
狀態 離線
61.60.246.189
發表於 2012-4-9 09:54 P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Yahoo!
接疾風燚篇(?!)

第二項:大刀、削特爾(Shotel)刀 + 刺盾

這一日白衣夫人心情正好,坐在大堂玩賞著友人送她的一組異國兵刃。

雖然平日裡,夫人對異國兵刃並無太大興趣。每每說到異國兵刃的話題,她總是會說:「本國兵刃都玩不完了!怎麼還有時間花到其他國家的兵刃上呢?」

但這也不表示,她會對此全無興趣。至少這組形式特異的異國兵刃,其形式之怪,就足以挑起她的好奇心,讓她好好研究一番。

雖然送她這組兵刃的人說:「這一刀一盾非得齊使,才顯得出威力。」

但就夫人來看,與其說它們是刀牌,還不如說比較像是“勾牌”或是“鐮牌”吧!

將刀垂直拿起,刀刃由刀柄向上延伸,劃出一個雙面開鋒的半圓。圓弧向內朝著執刀者,最末向前伸出一個銳利的尖端收尾。

此刀名為削特爾(Shotel),夫人將此刀轉了半圈,偏頭想著:聽名字跟它的形象,這應該是像劍走偏鋒一般,以削、勾為主的兵刃吧!不過…

特爾是誰啊?為什麼會有人,特別開發一種兵刃要去削他?

欠吐槽的想像之後,她轉頭看向桌上的那面盾,那盾也是特異。

一般說來,盾是防具,但這圓盾不僅厚得非比尋常!而且外緣還張牙舞爪的長了一排利齒狀的尖刺。

雖說盾也能“砸”著用,但如此強調攻擊力的盾,她還是生平第一次見。

賞玩了一會,她裝上盾、帶上刀,走向練武場。

此時的夫人一面哼著小曲,一面想:一般刀牌,多是配地堂刀法,以下路為主。但這盾上那麼多刺,在地上滾啊滾的, 豈不把這刺都給碰壞了嗎!

就在她低頭看盾,尋思該試試那些套路時。

忽然,一聲爆喝,在空中炸開…

強大的內力,滲入大氣之中,撼動整個大院。

緊接著,一柄大刀,橫空出世,猶如落雷一般直劈而下。

夫人驚訝之餘,連忙舉盾相擋。刀盾相交,夫人的藕臂被強大的內力震得直發麻起來。

好深的內力。夫人心中暗讚,取刀,削向對方下盤。

這一招,圍魏救趙,對方刀頭一收、刀柄一推,以刀把下段迎上刀身。

就在夫人左臂壓力減輕,刀把與異刃糾纏之刻。對方提腿,猛力踹向夫人柳腰。

正當夫人要被踹飛之際,她裙下蓮步輕踩,優雅的轉了一圈。驚險的卸勁、閃過以後,輕飄飄的落在身後三尺之地。

雙方距離才正拉開,夫人還未看清來者身影。對方大刀一橫,刀鋒猶如千軍萬馬一般,捲起滾滾沙塵,直衝而來。

這一次,夫人不再像初次遇襲一般手足無措。

此時,夫人認準刀口,蹲低身形、舉盾斜擋,消去對方部分勁力後…

唰的一聲,一刀遼向對方下陰。

快、狠、絕的一招。

落空了!

就在對方大刀被往上彈開的同時,對方竟毫不猶豫的任由兵刃上浮。

但在對方雙手放掉刀把上段後,又隨即握住下段。整個人的身型,也趁勢向上直挺,藉此躲過夫人的遼陰一刀。

緊接著,被雙手高舉、重達百斤的大刀,憑著重量、順著重力加速,配上持刀者沉穩、厚重的內力,垂直…劈下。

天地為之一分!

這一刀之威,曠古鑠金、絕無僅有。筆墨不足形容、口耳不能相傳。

在一瞬之間,夫人心中轉了千百個念頭,最後心裡只剩一個字:快!

在馬步轉弓步的同時,刺盾撞向刀把中段。在勁力透至刀口前,先行截斷。

同時,削特爾刀以那特殊的弧形,繞過盾牌,在對方臂上劃下一道長長的口子。

對方吃了一痛,握回刀把上段。就在變換之時…

夫人的削特爾刀勾住大刀刀頭,整個刺盾變化作巨型的指虎,盾上的尖刺,正要狠狠插向對方面門之時…

她這才看清刺客身分,竟是戴著面具、兩眼無神,不知中了什麼邪術的獠次郎!

正當夫人剛吃了一驚,忽然數發煙霧彈在兩人身旁炸開。

當煙霧散去,只剩夫人一人孤身留在現場。

後記:

在舞墨居的一角,救走獠次郎的公關隊三人。圍在他的四周,療傷的療傷、擦藥的擦藥。

這時紫月悠哉哉的走了進來,輕笑道:「唉喲!大家都在啊!」

看到她,張刃暴怒的衝上前去,一把揪住她的衣領。

「竟讓大將去行刺夫人,妳究竟是何居心!」

「大驚小怪什麼,不是說了!就想試刀而已,而且你們大將不也沒事的回來了嗎!」

看著紫月略顯邪氣的輕笑,張刃怒氣更盛。

「妳就不怕夫人知道,妳私底下的勾當嗎!妖婆。」

「那就等她知道了再說唄!」

削特爾(Shotel):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 ... C%E3%83%86%E3%83%AB

找不到中文的介紹…

[ 本帖最後由 memory1024 於 2012-4-14 10:11 AM 編輯 ]
頂部
紫月
元老



UID 13
精華 0
積分 26665
帖子 2948
金錢 27806 俠幣
學問 3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6
用戶失蹤天數 1
來自 太虛智星
狀態 離線
180.177.5.208
發表於 2012-4-15 12:15 A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呃,你們竟然這樣子玩,我要怎麼改掉舊版的呢,話說,可否稍微延期個一天,我等會改一改

話說,有好多人不知道,十四星也翻新好多,這張刃是誰呀?!

接記憶體篇(?!)

第二項:刀、劍

  「不如我不殺豬了,來學……學做豆腐腦兒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少女嚇了一跳,平素端慣的瓦盅晃了一晃,差點沒讓滿碗的鹹豆腐腦兒灑將出來。

  「做豆腐腦兒很辛苦的,掙不了幾個錢。你年紀輕,前程遠大,幹什麼都比這個強。」少女定了定神,發現漢子低垂著頭,顯然並未注意到自己的慌亂,深深吸了口氣,故做平靜的說道。

  其實,她是開心的。

  少女知道,爹爹的豆腐腦兒攤子有著許多為了自己而來的熟客。對於那些人,少女總是淡淡的,說不上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

  「就是做生意唄。」少女總是這樣告訴自己。

  因此,雖然爹爹總在酒後對著自己念叨,揚言下次要讓那些客人吃碗養豬的餿食,好讓他們斷了腦中那股子歪念。某個穿著紫衣的鄰家大姐,總是在收帳的時候,總提著想要讓自己從事更體面的行當。但少女總是笑著安撫自己親友們的情緒,然後隔日一早,再跟醒了酒的爹爹一起準備牛肉湯豆腐腦兒,給那些為了自己而上門的主兒,淡淡的,日復一日。

  但是,他似乎跟那些人不太一樣。

  少女第一次遇到少年,正是廿五間園內的櫻花即將凋落之時。就在隨風散落的櫻瓣中,她為眼前這位黝黑粗壯拿著殺豬刀的客人,端上了他的第一碗豆腐腦兒。

  當時漢子身上帶著淡淡的血腥味,讓一向好潔的少女不由皺了皺眉。

  「抱…抱歉。」

  少女的不悅落在漢子眼中,讓他原本粗壯的身軀不自主的縮了一縮,幾乎要從狹長的板凳上滑落下去。

  「我…我從早點前就跟東家忙著處理要出到園裡的肉品,剛剛弄好,想說繞過來先吃點東西,沒來得及弄…弄乾淨…」

  漢子越說越是羞窘,跟他那結實的身軀相較之下,實在大不相櫬。

  「我又沒說什麼,你吃你的唄。」

  少女覺得漢子的反應有趣極了,故意擺出一張冷臉,將瓦盅擱下後就轉回到攤後,隔著甕中散發的熱氣打量著這名客人。

  從那天起,只是長著張漢子老臉,實際上只有十六、七歲的張刃成了攤上的熟客。

  雖然爹爹並不喜歡張刃,認為他跟其他的年輕小伙一樣,只是為了自己的黃花閨女而來,但是少女總覺得他跟其他人有點不同,但卻也說不出來是哪裡不同。

  張刃這個名字,是隔壁周家姊姊告訴她的。

  周家算是壟斷整條朱雀街的大地主,大大小小的茶舖、瓦子、還有江南第一酒樓「富貴春」,甚至是平日間和習藝的肉舖李家在生意上也互有往來。在周家姊姊口中,少女沒少聽了張刃的事。

  日子久了,少女發現自己越來越難以注意到張刃身上那股子血腥氣。但儘管如此,只要張刃到了攤上,她總是故意要在擱下瓦盅時將眉頭皺起,雖然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但總覺得如果不這麼做,沒看到少年那窘迫的神情,自己心中好像就空空的,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就像今天,明明自己聽到張刃那句話是很開心的,卻偏偏顯擺出這種不鹹不淡的態度。真是令人着惱!

  就在少女對自己的態度生著悶氣的時候,少年張刃已然用完了那盅豆腐腦兒。他先是從隨身袋中掏出幾枚銅子擱在桌上,才低著頭道。

  「我…今晚要跟東家去城外辦點事情,可能兩三天後才…才會回來。」

  少女楞了一下,正當她抬起頭來想要問點什麼時,少年已經離開了攤位,少女只來得及看到他遠去的背影,來不及多說些什麼。

  「哼!」少女輕輕的踱了踱腳,恨恨的想道:「不來就不來!下次你來,就別指望我幫你端那盅豆腐腦兒!」

  但想著想著,少女的臉上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有如廿五間園中早開梅花,令人神為之奪。

        「啊一一是周家姐姐。來了!」正當少女想要去迎接穿著紫衣的姐姐時,身後的他,張刃,突然拿出了一把紅色的長劍來,直往那身紫衣刺去。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恩澤天下、劍渡蒼生一一看我得自劍神劉公嗣前輩的神劍赤霄一一這是為了東瀛、為了大將、更是為了我能和繼續在這邊賣著豆腐!!」

          「所以,去死吧一一妖女。」

**************************************

什麼東西都有個「距離」,紫薇一邊看著蠢笨少年的臉龐,一邊這樣想著。

原本這種東西是她的武功、知識,也是她的異能……現在可能算要是她的人生經驗了,在心中微微苦笑,儘管少女的外表絲毫看不出來歲月痕跡,但她確實是上年紀了。

她能看出事物的遠近,比方說今天那個持劍的武林中人,
本來用的是東瀛刀,卻莫名奇妙學了個不知從哪聽來的三流劍法,拿著把聽起來很嚇人的劣劍。

她能從那人劍之間配合的距離,知道他與師門劍法提升的距離,
知道他在少女之間的內心距離……

世間萬物都有無數的線,而她的重瞳天生就能看到那些常人看不到的。

就像蠶絲一樣,人人都纏得密密麻麻,這需要大量的知識、推理以及……女人的第六感?

想到這裡忍不住又苦笑了一下,紫薇對自己很誠實,現在的自己是少女與某種黑暗力量的,可以被稱作姥姥級心思的混合體,這樣到底算不算女人呢。

抬起纖細手指輕輕的在空中輕劃,常人看不見的氣絲在空氣間流轉,
這是她們師承巧技,對於能「看得見」的人來說,這數術並不難,

她把氣絲纏向少年,他那頭半長不短的好笑頭髮底下的頭皮微顫,
真是個笨蛋,顯然他並不夠了解,自己擁有的到底是什麼。

「但我又真的懂嗎?」

自嘲的問了一句,手中氣絲鑽進少年體內,原本應該與她對抗的內力,
反而被另一種力量給吃掉一樣,毫無動靜……這不是什麼好現象。

雖然有點取巧,但本該自防的內力此時的表現也太過差勁,這表示他的狀況其實比表現出來的還糟。

對大部份的人來說,內功是種輔助,內力是每個人身體裡面蘊含的力量,而內功則是人們驅使它的功法,單就「內功」來談論「內力」其實是種錯誤,人身所能擁有的遠比內功能表現出來的更多。

雖然是外在的力量,紫薇的氣絲卻能在眼前這小毛頭身體裡面如自家庭園散步一樣,就跟他全身所透露出來的情報相符,眼前的年輕人正經歷了超乎凡人所能想像的際遇,運氣送給他的禮物,早超過正常身體所能負荷的水平,巨大的變化所能帶給人的並不止是成長一一

更多的時候是讓那些不懂得控制的人帶來自我毀滅。

她只是很無言的,拿起了鋪子前用來切豆腐用的菜刀,上面還刻著詭異的銘文「金門菜刀純正東風伍十貳型砲彈製作」

輕輕一揮。

**************************************

       「妖妖妖妖……妖妖妖妖一一妖女。」

           看著自己手上號稱為名劍的兵器,碎落滿地。只被一把平凡的菜刀給徹底切碎。

           自己的內功在對方面前如雞蛋碰石般,消失無蹤。

       「你,好像不知道蜀後帝劉禪字公嗣?」

    紫衣少女的不悅落在少年眼中,讓他原本粗壯的身軀不自主的縮了一縮,踏出大步刺殺的另一隻腳,不自主地跪倒下去。

       「真正的漢皇劉邦開國的赤霄劍早就不知道埋在哪個死人墳墓裡了,你拿的那把只是某個學堂騙小孩用的,一兩銀子一把吧?不知道天府大哥到底是怎樣賣這些沒鍊好的廢鐵的……」聽著紫衣少女的看似的自言自語,張刃頓時啞口無言。

  「我……竟然用了從東瀛來到這邊的秘密經費,花了那樣久時間與人奪寶和周旋……」

        「被晉江王疾風燚隨便送來的一把菜刀給砍斷?」

............................以下是新增...........................................

        白痴皇帝傳下來的名劍,真的能勝過民間常用的兵器嗎?

       「紫薇、紫薇……」某個充滿朝氣的女子,大剌剌的嚷著精力十足的響亮聲音。一身像是呼應晨光的黃衣,佩著朱紅色的耳璫。嚷道一半的聲音乍然而止:「紫薇、妳的胸口流血了耶……」

         「如果某個正跪倒在地上的白痴、連今後運勢都賭上的拼命一擊都不能傷到我,他就乾脆撞豆腐自殺算了。明明只是個想吃嫩豆腐的登徒子嗎,小貂為什麼那樣護著他呢……」

         「紫薇,這樣流血下去……」聽到紫衣少女完全無視自身狀況,反而想著其他人的事情。黃衣女子連忙用力搖晃少女嚷著:「那樣會死掉的。」

        「沒關係的,我左邊沒有心臟。」

          「沒有心臟真的可以活嗎?」 黃衣女子不可思議的問著。

        「可以喔,沒看到廟堂之上那樣多沒良心的人,活的都很滋潤嗎

           (其實只是想要補完最後這一句,雖然2330開始更新記得也有貼上去,算了,反正俠幣那種沒差啦。)

[ 本帖最後由 紫月 於 2012-4-15 12:37 AM 編輯 ]
頂部
白衣夫人 (陸劍希)
管理員
Rank: 9
--10年滿--正式引退-- 20160830


UID 6
精華 4
積分 68361
帖子 11780
金錢 113713 俠幣
學問 30 單位
閱讀權限 255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610
用戶失蹤天數 374
來自 蜀地恭州
狀態 離線
114.26.30.125
發表於 2012-4-15 12:19 A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本篇活動已結束並發放獎勵;活動結束後還是可以寫,但是不會有獎勵。
頂部
紫月
元老



UID 13
精華 0
積分 26665
帖子 2948
金錢 27806 俠幣
學問 3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6
用戶失蹤天數 1
來自 太虛智星
狀態 離線
180.177.5.208
發表於 2012-4-15 12:22 A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回復 #7 白衣夫人 的帖子
呃,我不需要獎勵啦,趁現在靈感在的時候趕快寫一寫比較重要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