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分享] 十年寫作歷程回顧:飄浪之痕跡與過往
浪蒼之魂 (茗劍入魂•上官魂樂)
元老



UID 9
精華 1
積分 10865
帖子 2877
金錢 16551 俠幣
學問 0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2
用戶註冊天數 4611
用戶失蹤天數 87
來自 天涯海角•雲遊神處
狀態 離線
223.142.210.16
分享 
發表於 2012-8-23 11:42 P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Yahoo!
十年寫作歷程回顧:飄浪之痕跡與過往
  其實這篇文章,早在我寫好〈十年寫作歷程歸結:寫小說之根本與延伸〉之時,就有想要寫過。當初是因為,在邀請朋友針對該篇文章給予意見的時候,自己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真的把我一路寫作的過程寫下,反而只是做了寫作原則歸納;也因此,有了寫作本文的想法。擱置了一段時間,近來由於朋友採訪中談及了相關事情,終於又想起了這篇未完成的文章,又動了完成的念頭。
  言明在前,這篇真的只是單純的個人寫作路途紀錄,純粹是作者本人秉持著對於過往回憶的留存,僅供或曾參與其中者與吾一起共同懷念,應該是沒什麼可供學習之處,因此請真有興趣者再行閱讀,不要被作者我本人被騙來浪費時間。
  在此,有請各位觀看「十年」系列第二篇──大概也是最後一篇。
  〈十年寫作歷程回顧:飄浪之痕跡與過往〉。

風淡雲輕:萌芽─小學時期

  小時候,就很喜歡看故事,毫無來由。我想,可以很自以為是兼自豪地稱之為天性吧!我想,也有一部份原因是因家裡那時有非常完善的條件,能夠培養我這樣的興趣。電視有了,所以我能看很多卡通;電腦有了,所以我能玩很多遊戲;家裡附近租書店有了,所以我能看很多漫畫;家裡附近圖書館也有了,所以我能讀很多小說。這個時候,算是一種幼時的積累吧──也是一種基礎的建構。

一、「雙劍」:《仙劍奇俠傳》與《軒轅劍》

  從上面不難看出,我的興趣很廣泛──簡單說,就是愛玩、愛接觸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而電腦遊戲在我當時的生活,雖然父母親的管制嚴格,但還是佔據了不小的部分。說到電腦遊戲,影響最大的,自然非屬稱為經典之作的《仙劍奇俠傳》、《軒轅劍三》、還有《軒轅劍三外傳:天之痕》。
  我喜歡看故事,所以喜歡玩RPG遊戲,而我玩的,又是三個劇情堪稱國產經典的RPG遊戲。這三個遊戲的故事我想大家都很清楚、網路上資料更多,那也就不贅述了,有興趣的不妨真去找遊戲來玩。而這三個遊戲的故事類別都不太相同,但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喜愛,其中留下印象深刻的地方,更成了我後來懂事了之後的學習借鏡對象。
  《仙劍》走的是言情路線,但是在背景上的設定帶了濃濃的玄幻色彩:有妖魔鬼怪、有御劍飛天、有五行法術、有女媧神話……這樣架構起來的世界,讓這裡的「愛情」的層次變得很豐富,尤其是趙靈兒這個角色;而林月如,則是讓人在複雜裡看到了單純。這樣的相互對照,故事的情感元素之沛然是很難想像的,也讓人見識到所謂「扣人心弦」是怎麼回事,或許也因此定調了我對「悲劇」的喜愛。當然,《仙劍》卓越的仙俠設定,更讓我在這個即便是現在仍未接觸很深的文類有了初步的認知。
  《軒轅劍》兩個算是同一類型的故事,但跟《仙劍》不同,講得多的,是磅礡的大時代。當中有很多非常令人拍案叫絕的劇情扭轉──也就是「情節」。舉凡賽特的真實身分、妮可的前世、穿梭時空、魔化大地的回歸……等等,這是我首次看到的絕妙劇情安排,不能說印象不深刻吧──更別說,這兩個本傳與外傳那種巧妙的呼應關係。「驚喜」、「呼應」,後來也成了我寫小說會特別注意的地方。但最令我難忘的,還是這系列與歷史小說相似的浩然,那樣的氣勢之盛,令人折服,更在後來成了一個目標。
  這三個故事的影響於我絕不僅止於此。最重要的,加上其他很多當時流行的武俠RPG遊戲等等,它們奠定了我對於「中國古代」的喜愛──在我往後的寫作生涯之中,其地位是如何重要,不言自明。

二、「三國」:中國古代與歷史

  小時候的累積,另一個不得不提的是「三國」這段中國歷史。因為這是我除了遊戲之外,當時對於中國古代接觸最多的一環。形式非常多,因為三國似乎從很久以來就一直是不退的流行,當中包括電影、遊戲、書籍。
  電影,就不得不提起了由日本製作的經典三國三部曲:《英雄的黎明》、《燃燒的長江》、《遼闊的大地》。想必其主題曲〈風姿花傳〉到現在還是很多人能琅琅上口的吧!這電影散發出來的樸實厚重之感,讓我見識到了「歷史」的厚度與深度,於未來的影響自是不必多言。
  遊戲的話,就是《三國志七》、《三國群英傳》等等,非常多。這有什麼影響?我想是遊戲中三國那種獨特的氛圍很突出,人才輩出、實力至上、有著穩固政權的亂世,除了令我對一個「人」在一個「環境」的種種變化有點體悟之外,多的,還是對歷史那種不自覺的體認。
  書籍的話,基於莫名被培養起來的興趣,三國這段歷史是我當時用過最多不同形式讀過的。有漫畫、有小說、有評論。這麼多面向地讀下來,雖然現在很多都因為時間而還給了過去,不過確實,這樣帶的一點「研究」、「深入」的精神,後來也是於我受益不少的。

三、「初步」:故事構想與繪畫

  在文章接著邁入懂事時期之前,最後,不得不提一下當年非常火紅的兩部卡通《神奇寶貝》跟《數碼寶貝》、還有一個很有名的遊戲〈小朋友齊打交〉。這兩部卡通跟這個遊戲現在回頭看可能會有些幼稚,不過回想當時,這可是真正開創我創作之路的開始。
  這三個有個共同點:那就是提供了一個非常自由的「架構」。仔細說來,就像是《神奇寶貝》有很多的口袋怪獸,加上小智跟小茂這兩個亦敵亦友所帶來的想像空間、或是《數碼寶貝》的數碼寶貝世界與太一他們一伙人彼此的接觸等等,都讓我有發揮想像力的地方。
  不過,對我最重要的卻是〈小朋友齊打交〉。因為,這是一個只有角色跟招式的小遊戲,但是招式間有些作者放進去的有趣巧思,可以看出角色間「或許」存在的關係。所以,這個「或許」,就被我拿來當創作的材料。那時,構想了簡單的故事,角色們走馬看花地出現,草草結尾。
  這是我最早的創作,不過,不是以文字。《神奇寶貝》是火柴人漫畫,《數碼寶貝》是簡陋的漫畫,〈小朋友齊打交〉則是比較精緻的每章章首扉頁。是的,我的創作是從繪畫開始,儘管簡單,但還是慢慢形成了一個初步的架構。

風起雲湧:發展─國中時期

  真正邁入「寫作」這領域,是在國中的事情。在這裡,還是很自以為是兼很自豪地說:或許,是我天生對「文字」比較敏感吧!畫畫最後反而變成輔助了。更重要的是,這時,遇到了一群把我推到了這條路上的朋友,共同走了很長一段。這是契機,也是開始。所以後來真正開始有意識的寫作了,就有那麼點命中注定的感覺跟意味。

一、「武俠」:古龍與金庸

  小時候閱讀的書籍其實並不少,大多都是童話故事、簡白版世界名著、孫叔叔說故事、歷史小人物那一類的。不過,不能遺漏、對我現今創作最重要的,自然是武俠小說。到了高年級,我就開始閱讀武俠小說,不過,是以圖書館較多的古龍為主,而不是大家說的泰斗金庸。那時看了有至少二、三十本,對小學愛玩的時候,應該也算是很驚人的閱讀量了。
  另一方面,可能是對於當時的我而言,金庸的文字過於難讀吧!因為用詞比較典雅、古意更是盎然。古龍的作品,圖書館放的是《補遺》系列,也就是一些早期作品、他人代寫的那種,所以文字而言相對地淺白些,再加上古龍本來就是走簡潔筆風的作家,對還小的我算是好吸收一點。因此,我的寫作風格受到古龍的影響算是不小的,至少會比金庸多些。
  開始接觸武俠這塊之後,跟原本中國古代的興趣相結合,可以說是興味越來越濃厚。上了國中,閱讀文字類的東西多了、閱讀古文的數量多了,終於開始閱讀金庸的作品、甚至是一些其他作家的著作。這個時候,「武俠」這兩個字,可以說是完完全全根植在我的創作生涯裡了。

二、「神翼」:歷史與武俠

  俗話說:「物以類聚,方以群分」,這話倒是在我身上應驗得很實在。國中時的一群好友,本著同樣對於寫作的興趣、對中國古代的喜愛,開始玩起了角色扮演的遊戲。一開始只是單純地讓自己多了一個架空王朝的身分,例如誰是皇上、誰是公主、誰是大臣──而我,是御前侍衛。
  這個遊戲還真是一發不可收拾,先是我畫出了某些角色的大概樣子,然後漸漸地角色之間開始有了關係,誰是誰的朋友、誰是誰的敵人、誰愛上了誰……終於,變成了錯綜複雜的關係網,而大家,慢慢地替自己的角色做了更詳細的設定,也開始寫下了屬於自己角色的故事。
  這個架空王朝,後來也有了稱呼,叫「神翼」。記得很清楚,這是我取的名字,至今仍是我最最懷念的一段記憶、時光──還有現在。當時在上課的時候,大家都用著壓在課本底下的二十六孔紙書寫,下課了,就互相交流,彼此討論。自然,我也不例外。
  只是本該是歷史或是架空成分多些的,但或許是已經植下的武俠基因吧,腦袋裡的刀光劍影漸漸浮上檯面,而我的角色也從御前侍衛的位置稍稍脫離了出來。最終,他成了一個武俠小說最常見的主角──一個少年俠客,同時也是一個復仇者。他的名字是「蒼天無極」,活在「孤劍」的世界裡。

三、「孤劍」:起點與未完成

  這是真真正正,屬於我的第一部小說。故事內容,大抵說的是主角的師門被滅,因而他下山復仇的故事。那時對寫小說這件事還稚嫩得很,比如說,主角的門派只有他跟他師父、一下山就又遇到其他兩個只有一人的門派被滅、女主角只出現了大約五百字的一章就死了……現在回頭想想,真的是非常捧腹,不過,這確實是成長的痕跡。
  後來,隨著年齡增長,思想成熟了一點,這個故事的架構也越來越大。或許是看多了像是《射鵰英雄傳》或是《神鵰俠侶》那樣的長篇作品吧!目前這部小說有大大小小四、五十個角色,設定也是越來越複雜。主角名字改成了「蒼天煌星」,他也不再只是個單純的復仇者,而是成了背負矛盾的復仇者,而這樣的矛盾來自他背後龐大的陰謀。
  雖然這個故事的初步架構我自己實在是非常滿意了,但我一直遲遲沒有動筆,只寫了幾個我擔心會忘記的片段、或是特別有感觸的情節、也有下面角色的外傳。一方面,我已經感到這長篇架構寫起來絲毫馬虎不得,而這時自己卻還沒有辦法駕馭,更大的原因是,我很怕把故事寫壞,然後就浪費了這個架構。
  所以,這會算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篇作品吧!在這期間,我磨練了很多寫作的基本技巧:角色設定、情結構想、架構建立等等。而同時,它也是我心中一個最大的願望,可以說是我最想完成的作品了。第一個十年,我還沒有這樣的勇氣跟能力,且就看看,下一個十年吧!

四、「無題」:完成與持續

  國中這期間,自己的小說沒寫成,倒是先跟我最要好的朋友完成了算是「孤劍」和她自己角色故事的前傳性質作品。這篇作品對於我們那日漸複雜的神翼王朝來說,可以說是一切故事的起點,帶有很大的解釋性質──當初我跟朋友也是基於這樣的想法下去寫的,也為其他的虛構重要角色建立起他們活動的空間。
  一起寫,是怎麼寫?就是接龍小說。後來我在高中也曾嘗試過另外數次。這種創作形式還蠻有趣的,不過這裡的接龍倒不是那麼毫無預期性。我們會彼此討論大概的劇情走向,細節由寫作的人自己決定。對於往後,似乎在角色情感琢磨跟劇情氛圍發展上,也因此能夠有比較好的掌握。
  這部小說最初定名「今生情不悔」,後來又留白了。起這名字,一方面是我跟我朋友都對《仙劍》很迷,刻意用《仙劍》原聲帶上面的曲目名來取名──順道一提,我們兩個很多其他角色故事的作品當初也是這樣取名的;另一方面是因為,這是一個「他愛的她卻愛著另一個他」的故事。
  是的,這是個純純粹粹的愛情小說。裡面有很多現在看了讓我想大笑到流淚的對白跟情節。當然也是因為,當時對於寫小說,我跟朋友都還不是那麼能夠把握。不過,這個故事,是確確實實有完成的。四萬字對於當時的我們而言,也算是個不錯的成績了。
  當時比較有趣的是,我跟朋友的小說會被在班上其他參與神翼王朝的人傳閱,大家會提出簡單的感想,然後催促我們快寫,甚至會有其他朋友在上面加註說明對某情節的想法。在這樣的氣氛下,好像真真正正體認到,寫作也是需要有點動力的,也更為自己能有這樣興趣相同的朋友感到開心而慶幸。

四、「次步」:《康熙帝國》與《大長今》

  再繼續往下談到真正有點長進的時候前,要先談談這兩部作品。我的創作風格這時雖然還不明顯,但是已經在慢慢成形,而這兩部作品這時對我的影響也算是不小的。其中,這裡的《康熙帝國》是小說,而不是大家一般熟知的電視劇;《大長今》也不是中國歷史劇,而是韓劇。
  就後來我所知道的,《康熙帝國》最早是有電視劇,亦即這是改寫過來的電視劇小說,不過,改寫的人是撰寫劇本的作者。既是電視劇小說,所以,這本小說帶有一種非常簡潔的風格,我說的簡潔,是因為它很有劇本的味道。整本小說是透過對白跟情節來堆疊起來的,多餘的敘述並不多,但是情感卻傳遞得很透徹。
  《大長今》則是當時非常熱門的韓劇,它同時具備了故事性跟啟發性,還有商業性──我認知中的商業性,就是一般大眾會比較喜歡的元素,對我來說算是很好的「理想跟現實」結合範例吧。同時,除了生動且有深度的角色,這部戲劇更有非常非常多耐人尋味的對白,就算只看著字幕,也能感受到整個鏡頭的氛圍,更別說還有角色、配樂襯托的情形下,整個畫面是很令人印象深刻的。這是我第二次感受到簡單文字的震撼力。
  因為這樣的影響,我的小說對白並不少,而這些對白,我都希望寫的簡單但是有韻味,這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爾後也陸陸續續有不同的戲劇對我造成影響,不過起始,我想是來自於此處。同時,這還造成了另一個結果,暫且留待後面再敘。

踏風破雲:成長─高中時期

  這個時期承接著前兩個時期所累積的經驗,還有前此大量閱讀的養分,終於開始慢慢展現成果。我這時的寫作量算是比較多的,至少嘗試的方向非常非常多,同時這個時候我對正式的文學作品比較有了接觸,也認識了幾個對這方面很有興趣的朋友。這期間還有很多的經歷,在這個時候,我算是完完全全地,建立起了對於自己在「寫作」的認知吧。

一、「文學」:說故事與小說

  如同上面說的,除了某部分從國中一起直升高中的寫作朋友們,我在新的環境也認識了幾個新的筆友。透過自己不斷的寫作以及朋友們之間的交流,對於寫作應該算是越來越有概念。最後,我終於抱著試試的心態去參加了當時學校裡面的文學獎。
  我參加大概有三四次,不過我一次獎都沒得到過,除了無心插柳的新詩。當時班上有兩三個朋友,對於文字的駕馭功力極好,寫的文章也都很不錯,他們都有得過大大小小的獎項。所以,當時我那種失落跟自卑,可是說也說不清的。
  只是後來,我算是想開了。終究我只是個愛看故事的人,所以我也只要繼續說我喜歡的故事就好了,因為我想,像我這樣的人應該不少吧?更別說,走在我自己選擇的路上,我看到的風景也會不一樣──也許,會是我更喜歡的。要說是自欺欺人,也是吧,不過,至少我堅定了我的寫作方向。
  經過了這樣的過程,在「寫作」這麼大一個範圍,就又更聚焦在「小說」這個類別上了。雖然我會、也能寫不同的文類,但終究小說才是我最喜歡的。從國中開始就隱隱有這樣的趨勢,到了高中,就能說是完全定下來了。狹隘嗎?我想,小說的世界是廣大無邊的。

二、「浪蒼」:魂與雲

  在這樣探索又前行的時期,我開始思考對於寫作者或許很重要的筆名。從最早的「魂•SOUL」、到現在正式定名的「浪蒼」、或是兩者合併的「浪蒼之魂」,不管哪一個,都表現了我自己的特質吧。這時的筆名一直沿用到現在,或許也正代表了,這種特質的奇怪特點。
  「魂」是沒有形體的東西,一般看到都會想到鬼魂之類的,我想的,卻是「靈魂」。沒有具體的樣子,它不是固定的,但是,有種難以改變的「精神」。而「浪蒼」,是「在蒼穹流浪」的意思,也就是「雲」。它同樣有不安定的特質,或許更帶了點滄桑。
  有人說,這筆名真不適合你。但是,我卻覺得,沒有什麼能夠比這更能表現我的特質。在寫作的路途上,我是流浪者,跋山涉水、走過千萬世界,縱然有著旅途上的風霜或蒼茫,我還是有我堅持走下去的意念,跟我想要去的地方。聽起來有點相悖,不過從筆名沿用至今的狀況看來,我最矛盾的,大概還是一種時時變動的安定吧。

三、「醉俠」:佇足與前行

  就在這時,我遇到了一群可以稱之為人生最重要的伙伴也不為過的人。那是我在網路論壇「醉俠山莊」上所認識的眾多俠友。大家都有著同樣的興趣:寫作、中國古代、武俠。對於一直被當成是古人異類的我來說,就像游魚入流水、飛鳥上青雲,那樣的開心是難以言喻的。
  醉俠裡頭有各個年齡層的俠友,每人的個性、經歷、專長都十分不同。從他們的文章,我看見了許多能夠學習的地方。不論是某些人的風格變化、或是某些人的長足進步,在這裡,隨著俠友們,我也漸漸在進步,而且這進步的幅度跟速度都讓我自己有點訝異。
 但最重要的是,我有了能夠彼此交流的對象。我有了像是回到國中時期的那種錯覺,很多有著同樣興趣的朋友互相扶持、激勵,一起往共同的目標邁進。在寫作路上,除了山莊裡共同的夢想實體化跟山莊志,最重要的,仍是追求一個更專注、熱情於寫作的自己。
  我很珍惜這樣的際遇,大有那種,「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慨──抱歉,我這人就是有點滄桑得很老派。只是我覺得一生中如果能遇見幾個跟自己有著相似理念的人,那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我感謝這樣的相遇,感謝寫作讓我認識了俠友們、也感謝俠友們讓我更認識寫作。

四、「流散」:嘗試與《火鳳燎原》

  很奇怪,曾有人說過懵懂未知的時候靈感會最多,但我不是。或許我本來就跟常人不太一樣,到了快成年的這個年紀,我腦子中的想法越來越多元,也越來越詭異。或許是在單純的生活裡,突然有了很多的感觸。這時我開始嘗試很多不一樣的題材。
  這裡,要先說說《火鳳燎原》這部漫畫對我帶來的影響。這部港漫,是在我一個寫三國的俠友推薦下去看的。記得前面我說到三國是我最熟習的歷史,這部堪稱精采絕倫的經典三國新詮釋,真的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原來歷史也能是這樣。而這部漫畫的手法亦是很別出心裁,港漫一般就是字多,這部漫畫一樣字多,卻多得很精簡,黑頁的點題敘述更是讓人津津樂道。伴隨著先前影劇的影響,這樣的方式也融入了我的寫作之中。
  這個時期我寫了很多不一樣的作品,歷史類算是我嘗試比較多的,但是這些作品都終究因為我對歷史的了解不足而中斷。而這個時期,我也開始放開了膽子,在每月一次的國文課上,按著作文簿裡的題目寫小說。當中我最滿意的,是以某年學測題目「雨季之後」作為命題的故事。或許是這樣無意的自我練習,我好像按下什麼開關一樣,反正,就是想寫些不一樣的東西。
  也因為這樣的契機,我暫時擱置了一直沒有進展的長篇小說,開始寫真正的短篇小說。也算是小有成果吧,至少,我覺得自己對於短篇小說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力,並且還在慢慢進步。但我也在短篇小說這裡流連了很久,遲遲沒有回去動手寫長篇。成果倒還算豐碩就是了。

五、「跨步」:《仙劍奇俠傳》與《太王四神記 》

  文章也快將近尾聲了,或許有人會問說:「怎麼又是《仙劍》跟韓劇?」我只能說,我寫作的很多養分都並不是直接從文字來的,而是有其他很多形式,然後我把其化用在文字之上。這兩個算是邁入大學之前最後的轉折點,對我而言確實有很重要的因素。
  是的,又要重提《仙劍》。前面已經說了這個遊戲對童年的我是有多大的震撼,到了這時,暗忖已經對於寫作小有經歷的我,計畫著把它寫成小說。我是不是能把握這樣細膩的情感、是不是能處理只有音樂及畫面才能表現的東西、是不是能夠填補遊戲中透過練功跟走迷宮銜接的架構……但很遺憾,截至目前,我還沒想出個很完善的方式。或許仍是功力不足吧!不過這件事一直都還擱在我心上。
  說來《太王四神記》,這也是當時造成話題的韓劇。除了本身我自己對古裝劇比較有偏好之外,這部戲劇的大手筆也是蠻讓我驚訝的。媲美電影的動畫特效、細膩完整的故事情節、到位深刻的演員表現……最引起我注意的,還是「歷史玄幻」這樣的特色,我覺得這是個新奇的類別。另外不得不說的是,當初小說有由台灣作家寫成電視劇小說,我覺得不太滿意,所以興起了自己寫的念頭。鏡頭的調度、情節的切割等等……這些,我都想了很久,迄今,也只能說有一點點起頭而已。
  從《康熙帝國》、《大長今》影劇的單向過來,現在我也嘗試著從影劇走回去小說的方式。包括了《火鳳》,我也嘗試著從各種不一樣的平台交互轉換,這也算是我對自己的另類磨練方式吧!到了後來,反映在寫作上,我想,還是有能算意想不到的成果。

風雲際會:轉變─大學時期

  大學時期,也就是現在,對我的寫作生涯有蠻重要的地位。除了前面提及的醉俠眾俠友仍在寫作上共同努力的持續效應,也有新的改變。有的改變,是因為對於週遭生活的感觸越來越多──說來也不怕別人知道,我念的是軍事院校,遇到的事情跟普通大學生比起來,有點比別人早踏入社會的感覺,更別說我是個天性滄桑的老人。另一方面,覺得是因為自己經歷過了這麼多的寫作,終於洗掉了一直以來的理智偽裝吧。

一、「工具」:手寫與電腦打字

  這絕絕對對可以說是我上了大學最重要的決定之一。我寫文章的速度向來很慢,因為腦中的翻轉速度比動筆速度實在快太多了,所以往往都沒有寫出來,要不,就是得等到腦中完全定型了才敢落筆,再要不,就是寫完了又想到了什麼只好回頭去改。
  我並不排斥用手寫小說,相反的,我還很喜歡。一來,我喜歡自己的字,順便也當成練字;二來,這是從國中養成的習慣,除了帶了點回憶的味道,更多是因為上課偷寫方便。但是,當然,產量非常少。我曾經算過,在我高中用手寫的時期,有時一千字就能寫上一整個月。
  不過當我有自己的筆電之後,就不一樣了。像是下定決心改頭換面一下,我承諾用大三這年讓自己徹底改變寫作的方式。大三這個時間點或許很奇怪,但是誠如我所言,我念的不是一般大學──頭兩年的生活實在讓我焦頭爛額,完全沒辦法想多餘的事情。
  大三這麼一換,只能說真的徹底不一樣。便從數量上來說,截至今年八月,我已經寫了七萬多字。對於以往寫得非常慢的我來說,這是非常非常大的進步。重要的是,我覺得這樣的寫作方式或許是適合自己的,因為文章的品質沒有降低,還以能夠觀察出來的幅度慢慢進步。
  以結果而言,算是挺圓滿了吧!當然,對於高中已經更加成型的寫作風格來說,產生了一點影響,只是我倒不認為是負面的,相反的,有拓展我的風格、並且維持、再讓其更成熟的作用。這種事,我想本來也就是很難說的吧!不過至少目前看來,我都還很樂觀其成。

二、「拓展」:《命運停駐之夜》與《殼之少女》

  對,我很愛玩。到了大學,玩的遊戲也沒少過。不過,在類別上,有以玩文字作主體的AVG遊戲為大宗的趨勢出現,這期間我前前後後玩了大約有六個AVG遊戲。一方面當作閱讀的延伸,二方面是看看各種媒材混合的效果,當然最終的目的還是看故事。
  《命運停駐之夜》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將既有材料運用到極致」的模範,裡面的很多東西我都知道,不過沒想到透過這樣的方式來作呈現,能夠有這麼不一樣的效果。簡單來說,對於它強大的背景跟世界觀設定,我是感到很佩服的。
  至於《殼之少女》則是讓我見識到悲劇的極限。裡面的多重結局沒有任何一個是輕鬆愉快的,即使如釋重負,也有著不能忽視的分量。對喜歡悲劇的我來說真的是很有衝擊性。同時,人物間關係的設定非常複雜,但是看起來又合情合理,也算是另一種強力的示範了吧!

三、「因緣」:舊作與新文

  記得,國中跟高中累積下來的無數靈感、無數沒有完成的文章。沒有任何一篇文章,我是抱著不把它寫完的念頭寫下開頭的,對我來說,那是時間的問題──時機的問題。就像我的文章著重在氛圍這樣有點捉摸不定的基準,我的文章似乎跟我有種莫名的緣分關係。時候到了,就會出來。
  新作也是。這一年寫的文章,沒有一篇不是這樣的:從山莊一系列的活動文〈在水一方〉、〈燈下〉、舊作重寫的〈天下無雙〉、〈心音〉、〈夏之聲〉、甚至是昨天才完成的〈凰希〉、甚至是現在筆下的這篇……還有無數的心得回覆、跟說不完的零碎文字,每一次寫完,都是很滿足,不管別人怎麼說。

  文章到這裡,也算是告一段落了。緣份難求,所以來的時候,自然得抓得緊緊的。有時候我也想,我真的是個奇怪的人,充滿了矛盾,有點那麼不容於世的味道,不過,我還有寫作這片天地。寫著回顧的同時,更慶幸這些大大小小讓我能夠踏入這世界的所有契機。
  感謝寫作,過去陪我一路走來。也感謝寫作,今後能陪我一直走下去,走到下一個十年。不管下一個十年會是怎麼樣,我只希望,自己對於寫作的初衷能夠永遠不變。這篇文章,也是紀錄,更是對自己的提醒。

[ 本帖最後由 浪蒼之魂 於 2012-8-24 10:39 AM 編輯 ]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