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討論] 反美情緒--本篇主要討論美國外交政策
白衣夫人 (陸劍希)
管理員
Rank: 9
--10年滿--正式引退-- 20160830


UID 6
精華 4
積分 68361
帖子 11780
金錢 113713 俠幣
學問 30 單位
閱讀權限 255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606
用戶失蹤天數 370
來自 蜀地恭州
狀態 離線
140.128.194.131
分享 
發表於 2008-10-29 12:55 P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反美情緒--本篇主要討論美國外交政策
反美情緒或反美主義是對美國的政府、人民或者其生活方式的強烈反感甚至仇恨。反美主義包含了很多其他內容,例如反美情緒,政治(反帝國主義),經濟(反資本主義),宗教(反基督教或反世俗),文化(反好萊塢)或者道德(反對西方的價值觀)。不論是美國人還是非美國人都有可能有反美主義傾向。

僅僅對美國的政策或者上述任何單一的一個原因並不能稱為反美主義。只有當個人或團體將這些因素看成是普遍到已經影響其本身的價值觀時才稱為反美主義。

進入20世紀60年代後,反美主義大多數是對美國帝國主義侵略政策的不滿。

請參考以下WIKI資料,主要討論資訊才會貼在本篇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F%8D%E7%BE%8E&variant=zh-tw


美國的外交政策

今天的反美主義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恐怕就是美國的外交政策。在美國成為全球最強大的國家之前或之後,美國曾多次侵略或反對過一些政府和國家,有時候還會因其需要而改變對某一國家或政府的立場。對外國的干預本身就已經引起很多對美國的反感情緒,而美國政策的不一致性——往往為了美國本身的政治或經濟利益——則更是激起了更多人的不滿。常被引用的例子就是美國曾經在兩伊戰爭期間支持過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塞因(蘇聯支持伊朗)。美國在1998年以前也始終支持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由於蘇聯入侵阿富汗)。而美國總統喬治·W·布希在反恐戰爭中所使用的詞「crusade」(十字軍東征)也激起很多穆斯林的不滿。

另一個主要的反美主義情緒的根源,特別是在穆斯林世界,是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美國在阿以衝突中的角色往往被看成是不公平並且偏向以色列。例如,美國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襲擊以色列平民的事件很快便作出反應,但卻常常對以色列軍隊攻擊巴勒斯坦平民的事件視而不見,並拒絕譴責以色列。這個問題在穆斯林世界中引起了極大憤慨以及對美國的反感情緒,因為他們認為美國人是在協助霸道的以色列人欺負穆斯林。在阿拉伯世界也有人認為美國之所以幫助以色列是因為美國人根深蒂固的歧視阿拉伯人的想法。

在中東地區另一個反美的原因是因為美國支持一些在中東並不受另一些國家歡迎的政權,例如埃及、沙烏地阿拉伯和約旦。這些國家的人民對本國的政權並不十分滿意,因此有人認為美國是壓制的以及霸道的。

美國在拉丁美洲多次支持獨裁政權、軍事政變以及暴力奪權的行為,甚至還多次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而侵略這些拉美國家,為的是阻止共產主義在美洲的蔓延,禁止毒品交易或者美國自身的利益。這種自許為世界的拯救者的思想一直可以追溯到美國的門羅主義。美國經常支持一個「較自由和民主」的獨裁政權對付另一個「更專制」的獨裁政權,比如支持伊拉克對抗伊朗、支持阿富汗對抗蘇聯、支持南越對抗北越、支持韓國對抗朝鮮、支持皮諾切特政變推翻實行社會主義的前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80年代支持中國對抗蘇聯、等等,這些也引起了眾多的爭議。

美國的中央情報局在1973年為智利皮諾切特的軍事政變(推翻實行社會主義的前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提供過很多的協助。皮諾切特的很多官員(很多還是中情局的線民),可能參與過有組織的侵犯人權的活動。這在那些反皮諾切特的左翼分子中引起了巨大的反美浪潮。

美國曾經支持過尼加拉瓜的一個試圖推翻桑地諾政府(Sandinista)的游擊組織堪查斯(Contras)。這次事件再一次激起了針對美國,特別是對美國的保守人士的不滿情緒。雷根以及伊朗門事件被視為是美國保守主義的象徵。

美國官方以及很多美國人——特別是觀念保守的美國人——的觀點是,美國對拉丁美洲國家的影響是必要的措施來阻止共產主義的蔓延。其他美國人,特別是自由派人士,則會辯稱美國的主要利益是在經濟上的,因此推論說美國會採取任何手段,包括支持推翻一個民選(在充分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下舉行的自由選舉才是真正的選舉,美國幫助推翻的所謂的「民選」政府全部是「間接選舉」或在「沒有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情況下進行的選舉」)的政府或派出死亡小組進行大規模謀殺行動,來確保美國的企業在這些地區的利益。

美國對待以及利用諸如聯合國之類的國際組織往往被其他國家視為是偽善的,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有批評指出,美國一方面長期拖欠聯合國會費,又拒絕國際法庭所做出的不利美國的判決,一方面卻一直要求國際法庭審判國外(而不包括美國國內)的戰爭罪犯,或者要求聯合國針對某一國施行制裁,而實際上美國卻負擔著聯合國一半以上的會費。美國在聯合國的否決權被多次用來阻止一些譴責以色列的提案,也因此激怒了阿拉伯國家以及其他在阿以衝突問題上支持阿拉伯國家的人。

一些國家,例如法國,也因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使用了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的否決權,卻將其他國家使用否決權視為對自己的冒犯的霸道行為而感到不滿。他們宣稱,作為美國的盟友並不意味著盲目地支持任何美國所提出的建議。

美國對以色列在政治以及經濟(每年40億美元)的支持是另一個讓阿拉伯世界激起反美主義浪潮的主要原因。

在美國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的同時,卻對另一個共產國家古巴繼續實行禁運,這在很多人看來是十分偽善的且極具復仇意味。1996年的《赫爾姆斯-伯頓法》(Helms-Burton Act,又稱《古巴自由與民主聲援法》)允許美國公民以及企業控告任何與古巴進行貿易往來的外國人士,以此達到強迫所有國家都對古巴進行禁運的目的。美國的自由派人士將該法視為是對他國主權的踐踏以及對世界貿易組織規章的破壞。雖然柯林頓總統否決了法案的中心內容,小布希總統卻繼續執行遭否決部分的條款,該法案的存在造成了很多人的不滿。

美國政府每年都會評估他國是否在對抗毒品的戰爭中合作,那些不合作的國家就會在經濟上或外交上遭制裁。這項制裁被一些國家,特別是墨西哥視為冒犯。

很多較小及較貧窮的並且不擁有核武的國家將美國試圖禁止核武器擴散的行為視為是保持其軍事優勢的手段。美國和大多數西方國家則認為,防止核武的擴散對很多衝突地區而言是十分有益的。

美國五角大樓在2003年5月宣布在防止恐怖活動的同時,宣布將保障美國公民的民權自由。而美國卻未同時宣稱保護別國公民的人身自由與基本權利。有些人認為美國政府的這種做法顯示他們對別國人民權利的藐視。

一些國家,例如中國,對美國介入他們所認為的國內事務感到很不滿。例如,美國對台灣的軍售以及其在台灣問題、西藏問題上的立場常常激怒中國。中國同樣對美國一方面指責中國的人權狀況,一方面卻對美國盟友以及美國自己的人權問題視而不見的做法感到不滿。



請就本篇的:美國--對外外交政策討論,(你要罵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請提出條理來罵人,而不是說我就是看他們不順眼才問候他祖宗的心態)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