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歷史] 《朝代》明、清
浪蒼之魂 (茗劍入魂•上官魂樂)
元老



UID 9
精華 1
積分 10865
帖子 2877
金錢 16551 俠幣
學問 0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2
用戶註冊天數 4605
用戶失蹤天數 81
來自 天涯海角•雲遊神處
狀態 離線
122.125.73.72
分享 
發表於 2007-8-22 09:16 P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Yahoo!
《朝代》明、清
本帖將張貼「明、清」的相關資料。

除版主、副版主外,一律禁止回覆。

「《朝代》」帖張貼資料形式如下:(例•三國─人物─趙雲)

發現任何資料錯誤之處,一律至「[其他]錯誤修改區」提出。

任何關於本版運作建議,一律至「[其他]意見反應區」提出。

[ 本帖最後由 浪蒼之魂 於 2007-8-23 09:29 PM 編輯 ]
頂部
浪蒼之魂 (茗劍入魂•上官魂樂)
元老



UID 9
精華 1
積分 10865
帖子 2877
金錢 16551 俠幣
學問 0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2
用戶註冊天數 4605
用戶失蹤天數 81
來自 天涯海角•雲遊神處
狀態 離線
61.60.13.214
發表於 2007-8-24 06:46 P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Yahoo!
明─政治─廠衛
引用「Pink(姿)搖滾樂」的留言:

東廠

東廠的發明者是明成祖朱棣。在發動「靖難之役」奪取了侄子的皇位後,朱棣的精神一直處在高度緊張中,一方面,建文帝未死的流言不是出現,另一方面,朝廷中的很多大臣對新政權並不十分支援。為了鞏固政權,朱棣迫切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專制機構,但他覺得設在宮外的錦衣衛使用起來並不是很方便,於是決定建立一個新的機構。在朱棣起兵的過程中,一些宦官和和尚出過很大力(如著名的鄭和、道衍),所以在他心目中,還是覺得宦官比較可靠,而且他們身處皇宮,聯繫起來也比較方便。
就這樣,在明成祖遷都北京之後,建立了一個由宦官掌領的偵緝機構,由於其地址位於東安門北側(今王府井大街北部東廠胡同),因此被命名為東廠。東廠的職能是「訪謀逆妖言大奸惡等,與錦衣衛均權勢」,起初,東廠只負責偵緝、抓人,並沒有審訊犯人的權利,抓住的嫌疑犯要交給錦衣衛北鎮撫司審理,但到了明末,東廠也有了自己的監獄。東廠的首領稱為東廠掌印太監也稱廠主和廠督,是宦官中僅次於司禮監掌印太監的第二號人物。除此以外,東廠中設千戶一名,百戶一名,掌班、領班、司房若干,具體負責偵緝工作的是役長和番役,役長相當於小隊長,也稱檔頭,番役就是我們俗稱的番子。
東廠的偵緝範圍非常廣,朝廷會審大案、錦衣衛北鎮撫司拷問重犯,東廠都要派人聽審;朝廷的各個衙門都有東廠人員坐班,監視官員們的一舉一動;一些重要衙門的文件,如兵部的各種邊報、塘報,東廠都要派人查看;甚至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柴米油鹽的價格,也在東廠的偵察範圍之內。東廠獲得的情報,可以直接向皇帝報告,相比錦衣衛必須採用奏章的形式進行彙報,要方便的多。東廠府衙的佈置比較搞笑,大廳旁邊的小廳,供著嶽飛的雕像,廳右的影壁上,刻著胰式芏案的故事。歷屆東廠廠主的牌位,供奉在大廳西側的祠堂堙A堂前還有一座「百世流芳」的牌坊。可惜東廠人員的所作所為與他們這些偶像實在相差太遠,東廠番子每天在京城大街小巷堶惇※吽A並非完全為朝廷辦事,更多的是為自己謀私利。他們常常羅織罪名,誣賴良民,之後就屈打成招,趁機敲詐勒索。到了明中後期,東廠的偵緝範圍甚至擴大到了全國,連遠州僻壤,也出現了「鮮衣怒馬作京師語者」,搞的舉國上下人人自危,民不聊生。在與錦衣衛的關係上,東廠則是後來居上。由於東廠廠主與皇帝的關係密切,又身處皇宮大內,更容易得到皇帝的信任。東廠和錦衣衛的關係,逐漸由平級變成了上下級關係,在宦官權傾朝野的年代,錦衣衛指揮使見了東廠廠主甚至要下跪叩頭。

西廠與內行廠

西廠在明朝歷史上只短期存在過,明憲宗成化年間,先是京城內出現了「妖狐夜出」的神秘案件,接著又有一個妖道李子龍用旁門左道蠱惑人心,甚至網羅了很多太監,意圖不軌。雖然李子龍和他的黨徒最終被錦衣衛一網打盡,但憲宗由此深感偵刺力量的不足。於是他身邊機靈的小太監汪直被選中,派往宮外打探消息。汪直抓住了這個機會,到處捕風捉影,搜羅了不少所謂的「秘密消息」報告給了憲宗。憲宗認為這些消息很有價值,對汪直的表現也十分滿意,要他繼續做下去。
幾個月後,憲宗成立了一個新的內廷機構——西廠,首領便是汪直。西廠廠址設在靈濟宮前,以舊灰廠為廠署總部。西廠的軍官主要從禁衛軍中選拔,這些人再自行選置部下,短短幾個月內,西廠人員極度擴充,其勢力甚至超過了老前輩東廠。
西廠成立,本來只是為了替皇帝刺探消息,但汪直為了陞官發財,拚命的構置大案、要案,其辦案數量之多、速度之快、牽扯人員之眾都遠遠超過了東廠和錦衣衛。西廠在全國布下偵緝網,主要打擊物件是京內外官員,一旦懷疑某人,就立刻加以逮捕,事先不必經由皇帝同意,之後當然就是嚴刑逼供,爭取把案件弄得越大越好。對一般百姓,其一言一行只要稍有不甚,就會被西廠以妖言罪從重處置。
在這種情況下,西廠僅僅成立5個月,就弄得朝野上下人心惶惶,以大學士商輅(就是那個連中三元的人才)為首的輔臣集體上書,向憲宗痛陳西廠之危害,並將汪直辦下的不法之事一一舉報。憲宗收到奏章後為之震驚,於是撤銷西廠,遣散了西廠的人員。
但沒有西廠的日子總讓憲宗覺得沒有安全感,一個奸臣戴縉在得知皇帝心思後,主動上書,大肆吹捧汪直。憲宗大喜,立刻恢復西廠,廢與開之間,只相隔一個月。汪直複出後,更加嚴酷地辦案,戴縉也得以升職。
在此後的五年堙A汪直領導西廠又辦下了無數「大案」,將反對自己的朝臣如商輅、項忠等一一剪除,他的權勢也達到了極點。但俗話說:「物極必反」,汪直極度膨脹的權力不能不引起皇帝的警覺,在其後的權力角逐中,汪直失敗,被調出京城,東廠也隨之解散。幾年以後,汪直在失意中死去。
到了憲宗的孫子武宗繼位後,大太監劉瑾掌權,宦官勢力再度興起,西廠複開,由太監谷大用領導。好笑的是,西廠與東廠雖然都受劉瑾的指揮,但兩者之間不是互相合作,而是爭權奪利,互相拆臺。為了改變這種情況,劉瑾又自建了一個內行廠,由本人直接統領,其職能與東西廠一樣,但偵緝範圍更大,甚至包括東西廠和錦衣衛。一時間,錦衣衛、東西廠、內行廠四大特務機構平存,緹騎四處,天下騷動。直到五年後,劉瑾倒臺,武宗才下令撤銷西廠和內行廠。
西廠作為一個臨時產品,就這樣在歷史上永遠地消失了。
最後談一個題外話:皇帝與宦官的關係。大家一定對歷史上為什麼那麼多皇帝都要重用宦官感到不解。其實從廣義上講,宦官這個群體也可以算作官僚機構的一部分,而且他具有很多士大夫階層所不具備的優點:
首先,宦官是皇帝的家奴,身處內宮,和皇帝溝通起來更加方便,也更揣摩皇帝的心事。
其次,宦官本身是閹人,在社會上沒有地位,他們唯一能夠依靠的就是皇帝,所以他們在為皇帝辦事的時候往往更忠心,更替皇帝著想,不像士大夫階層,往往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有時不太買皇帝的帳。
第三,宦官並非目不識丁的粗人,相當數量的宦官文化水平並不抵,他們作為皇帝的私人秘書完全可以勝任,也不會向一般文人那樣有那麼多異議。
最後,宦官是后妃與外界溝通的主要途徑,后妃如果想對朝政施加影響,就必須與宦官聯合。
總之,出於專制政權的內部需要,皇帝需要一個獨立於官僚機構之外的勢力供自己使用,而最為方便的就是宦官。所以,只要中央集權的專制制度存在一天,宦官們就有他們的用武之地,雖然他們經常給朝政製造混亂,但任何一個聰明的皇帝都不會輕易捨棄這個有力的工具,這就是為什麼宦官能夠區別於外戚,在中國歷史中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的原因。

錦衣衛

按照時間順序,先談談由朱元璋建立的錦衣衛。明初的軍制比較簡單,其基層單位是「衛」和「所」,每衛轄正規軍士約5000人,其下設所,分為千戶所和百戶所,京城的禁衛軍所轄衛所為48處。到洪武十五年,朱元璋決定改革禁衛軍,建立了十二個親軍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錦衣衛」。
錦衣衛的首領稱為指揮使(或指揮同知、指揮僉事),一般由皇帝的親信武將擔任,很少由太監擔任。其職能是:「掌直駕侍衛、巡查緝捕」,一個頓號,基本上把錦衣衛分成兩個截然不同的部門。負責執掌侍衛、展列儀仗和隨同皇帝出巡的錦衣衛,基本上與傳統的禁衛軍沒什麼兩樣,其中比較著名的為「大漢將軍」。這些人雖名位「將軍」,其實只負責在殿中侍立,傳遞皇帝的命令,兼做保衛工作,說白了,就是是在皇宮大殿上的樁子。當然,這些「樁子」也非等閒之輩,一般都是牛高馬大,虎背熊腰,而且中氣十足,聲音宏亮,從外表上看頗有威嚴,對不瞭解明廷底細的人有一定震懾作用。大漢將軍在錦衣衛中自成一營,初期約有1500人,到明末,由於官僚機構的膨脹,大漢將軍也一度增加到5000餘人。至於「巡查緝捕」,則是錦衣衛區別於其他各朝禁衛軍的特殊之處,也是它為什麼能為人們牢牢記住的原因。其實朱元璋建立錦衣衛的初衷也只是用來鹵簿儀仗,但後來由於他大肆屠戮功臣,感覺傳統的司法機構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使用起來不太順手,於是將錦衣衛的保衛功能提升起來,使其成為皇帝的私人警察。負責偵緝刑事的錦衣衛機構是南北鎮撫司,其中北鎮撫司傳理皇帝欽定的案件,擁有自己的監獄(詔獄),可以自行逮捕、刑訊、處決,不必經過一般司法機構。
南北鎮撫司下設五個衛所,其統領官稱為千戶、百戶、總旗、小旗,普通軍士稱為校尉、力士。校尉和力士在執行緝盜拿奸任務時,被稱為「緹騎」(大家對這個名詞一定很熟悉)。緹騎的數量,最少時為1000,最多時多達60000之眾。錦衣衛官校一般從民間選拔孔武有力,無不良記錄的良民入充,之後憑能力和資歷逐級陞遷。同時,錦衣衛的官職也允許世襲。
明朝前兩代皇帝朱元璋、朱棣,由於其出身的特殊性,對皇權的維護有其他朝代所沒有的強烈慾望。這就使得錦衣衛「巡查緝捕」的職能無限度的擴大了。一般來講,錦衣衛的工作只限於偵察各種情報、處理皇帝交付的案件,但一旦適逢一個野心大、心腸狠的指揮使掌權,就會利用職務之便不遺餘力地製造事端,既可以打擊異己,也可以作為自己陞遷的資本。如成祖時的紀綱、英宗時的逯杲、武宗時的錢寧等,在他們掌權時,緹騎四出,上至宰相藩王,下至平民百姓,都處於他們的監視之下,對他們的命令只要稍有拂逆,就會家破人亡,全國上下籠罩在一片恐怖氣氛中。臭名昭著的北鎮撫司大牢中更是關滿了各種各樣無辜的人們,死於錦衣衛酷刑之下的正直人士更是不計其數。更為可怕的是,這種恐怖的氛圍,與唐武則天時期的短期出現不同,終明一朝幾乎是綿綿不絕,這種無節制的濫捕極大地影響了皇帝與官僚機構之間的關係,使百官、民眾、軍隊與皇帝離心離德,難怪有人說明朝不是亡於流寇,而是亡於廠衛。
錦衣衛另一項著名的職能就是「執掌廷杖」。廷杖制度始自明朝,是皇帝用來教訓不聽話的士大夫的一項酷刑。一旦哪位倒楣官員觸怒了皇帝,被宣佈加以廷杖,他就立刻被扒去官服,反綁雙手,押至行刑地點午門。在那堙A司禮監掌印太監和錦衣衛指揮使一左一右早已嚴陣以待。受刑者裹在一個大布堙A隨著一聲「打」字,棍棒就如雨點般落在他的大腿和屁股上。行刑者為錦衣衛校尉,他們都受過嚴格訓練,技藝純熟,能夠準確根據司禮太監和錦衣衛指揮使的暗示地掌握受刑人的生死。如果這兩人兩腳象八字形張開,表示可留杖下人一條活命;反之,如果腳尖向內靠攏,則杖下人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杖完之後,還要提起裹著受刑人布的四角,抬起後再重重摔下,此時布中人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條命。廷杖之刑對士大夫的肉體和心靈都是極大的損害,但明朝的皇帝卻樂此不疲,錦衣衛將校對它也是情有獨鍾。
縱觀有明一朝的錦衣衛,儘管也出過袁彬、牟斌這樣比較正直的指揮使,但總的來說,其職能主要還是為明朝的極端專制制度充當幫兇。有了錦衣衛這樣高效率的工具,明朝的皇帝壓制起士大夫階層、下層民眾就顯得更加得心應手,但為此付出的代價卻是社會活力的極大降低,這也是為什麼明朝雖有200多年歷史,但在政治制度、經濟制度上卻無所進展甚至還有所倒退的主要原因。



引用「雪澗香」的留言:

明太祖有鑑於漢代時代宦官的干涉朝政,爲保其子孫萬年之業,曾嚴禁宦官預聞國政及掌握兵權,規定宦官人數不能太多,並不許其識字。成祖靖難之變,因有賴於宦官密告京城虛實。即位後,爲回報宦官,特設東廠為特務機關,交宦官主持,藉以刺探官吏行動。又任他們為監軍、分鎮,宦官因此得勢,並日漸跋扈。


錦衣衞

皇帝的侍衛機構。朱元璋爲加強中央集權統治,特令其掌管刑獄,下設鎮撫司,從事偵查、逮捕、審問活動,且不需經司法部門,成為皇帝的耳目爪牙,監視和督察全國官吏民眾。錦衣衞長官為指揮使,常以勳戚都督擔任。

東廠

明成祖時期爲清除建文帝餘黨和體查民情,一方面恢復和加強錦衣衞,一方面設立東緝事廠(簡稱東廠),由宦官提督擔任。但權力在錦衣衞之上,只對皇帝負責,不經司法機關批准,可隨意監督緝拿臣民,從而開宦官干政之端。

西廠

明憲宗時為加強特務統治,又設西廠,由大臣汪直掌領,其規模、隸役遠過東廠,自京師至全國各地,無處不設分支機構,即朱姓親王也在其監視之中。汪直以西廠為據點,勾結一些朝官結黨,排除異己,陷害忠良,威勢傾天下。

內廠

明武宗時大宦官劉瑾專權,乃設大內辦事廠,即大內行廠,簡稱內廠,比東西兩廠尤為酷烈。

[ 本帖最後由 浪蒼之魂 於 2007-8-26 04:14 PM 編輯 ]
頂部
紫月
元老



UID 13
精華 0
積分 26665
帖子 2948
金錢 27806 俠幣
學問 3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4
用戶註冊天數 4604
用戶失蹤天數 0
來自 太虛智星
狀態 離線
123.195.4.107
發表於 2007-9-17 09:36 AM  資料 主頁 文集 私人訊息 
明─人物─劉基
劉基,字伯溫,處州青田人。生於元武宗至大四年(西元一三一一年),卒於明太祖洪武八年(西元一三七五年),年六十五。基博通經史,元文宗至順年間進士,曾任縣丞、江浙儒學副提舉等職,後棄官隱居青田山,撰郁離子,以寓言針砭時政。後應明太祖召,為開國功臣,封誠意伯。並與宋濂並稱,詩與高啟齊名。著有誠意伯文集。

劉基(西元一三一一年∼一三七五年),字伯溫,明代青田人。從小慧穎,通經史,尤其擅長天文兵法。元至順間舉進士,任高安丞,有好的名聲。後痛政治黑暗,棄官還鄉,隱居青田山中,著有郁離子十八篇以諷世。郁離子為寓言之作,語近諧謔而深意。明太祖起兵,劉基佐太祖滅陳友諒、張士誠,北伐中原,統一天下。官至御史中丞,兼太史令,封誠意伯。劉基性情剛直,與人無忤,明太祖稱他為老先生,不稱他名字,最後被胡惟庸所陷害,憂憤而死,享年六十五歲。明史卷一百二十八有傳。明史本傳稱他的文章,氣昌而奇,與宋濂並為一代宗匠。詩歌沉鬱頓挫,可與高啟相抗。作品有郁離子、覆瓿集等書,文集為誠意伯集。

劉基曾祖劉濠,宋末年間,曾出任翰林掌書,宋亡後,回鄉隱居,不問政事。劉基十四歲中秀才,此後博覽群書,除經學、歷史、理學外,又精研天文、地理、兵法、易理等書,能據天象預測人事變化,屢試不爽。劉基在元文宗至順年間考上進士,被任命為高安(今江西高安縣)縣丞,他因嫉惡如仇,所以任內壓抑豪貴,袒祐小民,致與豪貴有聯絡的上司不睦,他憤而辭職。不久,他又被任命為江浙儒學副提舉,充當考試官,又因檢舉幾件御史失職事,與上司不快,再度罷歸。後佐明太祖定天下,官至御史中臣,兼太史令,封誠意伯,太祖尊稱其為老先生而不直呼其名。為人剛正嫉惡,被胡惟庸所構陷,憂憤而卒。太祖追念其功,准其子孫世襲誠意伯,武宗正德年間,追贈為太師,諡為「文成」。著有郁離子、覆瓿集等書,其文集稱誠意伯集。

元武帝 至大四年 1311 1 六月十五日出生於浙江青田

元泰定帝 泰定元年 1324 14 入邵庠就學,從師受《春秋經》。

泰定二年 1325 15 小住括城讀書,因而結識紫虛觀道士吳梅澗等友人,自此頗受道家思想影響。

泰定四年 1327 17 讀書於青田縣西之石門洞,並從鄭復初研習性理之學,頗得濂洛心法之旨歸。

元文宗 至順元年 1330 20 弱冠嬰疾,曾一度萌生作道士之心。

至順三年 1332 22 中鄉舉。

元順帝 元統元年 1333 23 赴京會試,高中明經進士。

至元二年 1336 26 初蹈仕途,除為江西瑞州府高安縣之縣丞。在任三年,發奸摘伏,不避強權,有廉直之美聲。

至元五年 1339 29 辟為江西行省之職官掾吏,年底赴任。

至元六年 1340 30 大約於年底投劾辭去職官掾吏之職。

至正三年 1342 32 起為江浙儒學副提舉,兼充江浙行省考試官,約只一年,又因個性耿直與當政者不和而辭職。

至正四年 1343 33 遊西湖,或與文友分韻賦詩,或放歌極醉,以求紓解心情。

至正六年 1346 36 隱居於丹徒之蛟溪書屋,但仍與少數知心好友保持往來,其間並曾一度赴京。

至正八年 1348 38 寄寓杭州,長子劉璉出生。

至正九年 1349 38 仍寄寓杭州。方國珍於海上舉事。

至正十年 1350 40 仍寄寓杭州。次子劉璟出生。

至正十一年 1351 44 仍在杭州。時徐壽輝攻陷饒州,乃攜眷返鄉。

至正十二年 1352 42起為江浙省元帥府都事,佐戒浙東。八月,前往永嘉禮聘橫舟和尚參與軍隊的訓練,並提議以築城之計勦寇。

至正十三年 1353 43 方國珍投降,劉基堅持斬之,與當局不和,被羈管紹興。

至正十四年 1354 44 方國珍再叛,四月,劉基復職。之後,攜眷避亂居越城,鄉居耕讀。九月,方國珍擄海軍元帥,與朝廷談判。

至正十五年 1355 45 三月,因事赴杭州,旋還。遊歷開元寺、活水源、楓風閣等地,並作詩文記其事。

至正十六年 1356 46 二月,江浙行省以都事起用,欲平勦處州山寇。

至正十七年 1357 47 浙東宣慰副使石抹宜孫任下為江浙行省樞密院處州分院經歷,與胡深、章溢、葉琛、蘇友龍交情甚厚。

至正十八年 1358 48 平山寇,因方國珍故,只封之總管府判。但不受,辭職回鄉。

至正十九年 1359 49 歸隱青田,著《郁離子》以明志。歲末,朱元璋遣使來聘,未應。

至正二十年 1360 50 三月,與宋濂、章溢、葉琛赴金陵,甚受深用。被稱之「先生」。五月,陳友諒自立為帝,大軍南下,基獻計主戰,敗陳於龍灣,首立戰功。

至正廿一年 1361 51 正月,中書省依例虛設小明王御座行儀,基不拜。七月,陳友諒攻陷安慶,朱元璋親征,基為定謀略,得安慶與江州。陳氏大將胡廷瑞來降。其母富氏於冬季去世。

至正廿二年 1362 58 二月,為母喪返鄉,經處州,遇兵亂,暫停為之平定,四月方抵家門。方國珍遣使來弔,朱元璋令趁機招安,於是方國珍歸降。

至正廿三年 1363 53 回京之時,經建德,遇張士誠入寇,遂留擊賊。三月,陳友諒之部將呂珍圍小明王韓林兒於安豐,朱元璋親救之,基力勸無效。救回小明王,朱元璋轉攻廬州,陳友'諒南襲。秋,雙方於鄱陽湖決戰。

至正廿四年 1364 54 正月,朱元璋自立為吳王,以李善長為右相國,徐達為左相國,基為太史令。

至正廿五年 1365 55 參與機密和制度建立。

至正廿六年 1366 56 受命改築應天,卜建新宮於鍾山之陽。之後濠州等地久旱,受命決滯獄。

至正廿七年 1367 57 十一月,上《戊申大統曆》,亦稱《明曆》。

明太祖 洪武元年 1368 58 正月乙亥,朱元璋登基。以基為大夫兼太子率更令。三月,擢為御史中丞,領太史令。四月,太祖巡幸汴梁,李善長與基受命留守,為李彬貪縱一事,忤李善長,求雨無驗,求退。八月,妻喪辭歸。十一月,奉召還京。其祖、父皆受封為永嘉郡公,太祖欲進其爵,基固辭不受。

洪武二年 1369 59 李善長罷相。

洪武三年 1370 60 五月設科取士,七月頒訂百官服制。之後,受命為弘文館學士。十一月,受封為開國翊運守正文臣、資善大夫、上護軍、誠意伯。

洪武四年 1971 61 正月,告老還鄉。二月,遣長子璉進表謝恩。八月,太祖平西蜀。

洪武五年 1372 62 隱居山中,不預外事。

洪武六年 1973 63 胡惟庸為相。為談洋亂民之事,再遣子璉入京,得罪胡惟庸。

洪武七年 1374 64 胡惟庸誣告,太祖奪其祿,基入朝請罪,留京不敢歸。

《明史 列傳16》,其《郁離子》想象詭異,寓意深遠,有如《莊子》,《百戰奇略》更是兵書寶典(後人對是否伯溫所作尚有爭議),天文歷數方面有《天文秘略》,卜筮方面有《觀象玩占》傳世,此外還著有曆書《玉洞金書》一卷,《注靈棋經》二卷,《解皇極經世稽覽圖》十八卷。頗為奇特的是,和羽扇綸巾、談笑自若的傳統學士名臣儒雅瀟灑的形象不同,劉伯溫身著布衣,威猛剛烈,「虯髯,貌修偉,慷慨有大節,論天下安危,義形於色。」全然一副梁山好漢的模樣。 

劉基是浙江青田人,23歲進士,曾任元朝的江西高安縣丞、江浙儒學副提舉等官職,曾受命參與鎮壓方國珍部,任處州路總管府判。因不與兵事,憤而棄官還鄉,在48歲那年棄官歸隱。元至正二十年,「及太祖下金華,定括蒼,聞基及宋濂等名,以幣聘。基未應,總制孫炎再致書固邀之,基始出。」(《明史 列傳16》)  

被朱元璋聘至應天(南京),充任謀臣後,劉伯溫針對當時形勢陳時務18策,提供了好幾著關鍵性的軍事策略,如先滅陳友諒,與張士誠、方國珍暫時妥協,避免兩線作戰、各個擊破的建策。按運籌帷帷的功績,劉伯溫理當入公,但最初封公的六人,李善長、徐達、常茂、李文忠、馮勝和鄧愈。這些人除常遇春之子常茂是追封外,其他都是最早追隨朱元璋出生入死,征戰疆場的「哥們」,儘管朱元璋對劉伯溫「每恭己以聽,常呼老先生而不名,曰:『吾子房也。』」(《明史 列傳16》),但那是有所請教,是一種姿態而已。可能是出於一種自卑和自大混和的心理,文盲老粗的朱元璋對文化人有一種內心的反感,儘管劉基以及陶安、秦從龍、朱升、范常等文人對朱元璋平定天下起的重要作用絲毫不亞於廝殺戰場的武將。  

當然,補償還是有的,安撫劉伯溫,朱元璋下令青田不加賦稅,「令伯溫鄉里世世美談也。」後來又「累欲進基爵,基固辭不受。」(《明史 列傳16》) 不過,劉伯溫雖才華蓋世,胸有韜略,卻不是政治家。如果他專注於學問,成就必定會不遜於任何一代宗師。但他是性情中人,決不會逃避亂世紛爭,躲起來一門心思做個人研究。而且他心地至誠,性格正直剛烈,嫉惡如仇,天下太平之後,也根本不適合於官場,這一點他自己也明白。

[ 本帖最後由 浪蒼之魂 於 2007-9-29 07:00 PM 編輯 ]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