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討論] 讀〈燕歌行•其一〉
白衣夫人 (陸劍希)
管理員
Rank: 9
--10年滿--正式引退-- 20160830


UID 6
精華 4
積分 68361
帖子 11463
金錢 113713 俠幣
學問 30 單位
閱讀權限 255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856
用戶失蹤天數 103
來自 蜀地恭州
狀態 離線
36.234.8.74
分享 
發表於 2013-9-9 11:28 P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讀〈燕歌行•其一〉
讀〈燕歌行•其一〉

  其實對於閨怨詩詞而言,向來我是不特別喜歡的。我對於詩詞的喜好喜歡如岑參、高適、辛棄疾等豪氣干雲的感覺,又或者如杜甫一般憂國憂民的鬱鬱之情。

  而記得初讀〈燕歌行•其一〉時,那種深深敲動我心的悸動感是無法言喻的。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

  群燕辭歸雁南翔,念君客遊多思腸。

  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

  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

  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弦發清商。

  短歌微吟不能長,明月皎皎照我床。

  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遙相望。

  爾獨何辜限河梁?


  初以景物帶出天候漸寒、草木搖落、露結成霜的景色表達了那種天氣漸冷、讓人心更加孤獨的鋪陳。在這裡我喜歡的是「搖落」這個動詞。試想原本生長在樹上的黃葉搖搖欲墜、偶有風一吹,便飄搖落地,這個詞用得很是美麗。

  而在其後以燕難歸、異鄉客作為引子,道出女主角對遠方伊人的思念,在這裡的「君何淹留寄他方!」這句讓我感到尤其有力,這樣的反問和思念等於把激動之情拉拔到了最高點。

  而曾讓我落淚的「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則像是吶喊過後的低語,像是委屈一般的訴說,那樣幽深幽怨的情感接在「君何淹留寄他方」一句後是很具吸引力的。

  最後幾句則歸於平淡,然則「短歌微吟不能長」以及清涼的明月照床,再加上最後提點牛郎織女星的典故、再則反問遠在他方的伊人一詞,則將自己的情緒細細地綿延下去。

  這是我在讀詩詞當中,第一首讓我深深有所感的閨怨詩,雖然並沒有什麼與愛人或者知交分別他方而哀怨的同理情緒,但這首詩確實使我曾深深感動過,並且反覆吟詠再三時,仍能體會到那份真實的情感。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