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心情] 這幾年
冷絕月 (月殿)
將軍
Rank: 7Rank: 7Rank: 7
月殿


UID 146
精華 0
積分 1070
帖子 937
金錢 6773 俠幣
學問 0 單位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11-5-18
用戶註冊天數 3488
用戶失蹤天數 224
來自 冥殿
狀態 離線
123.192.225.159
分享 
發表於 2020-1-12 10:50 P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QQ
這幾年
  恩,看著前幾年的願望回顧,那時的我還在校園中,揮霍著屬於我的青春。

  然後在2014年7月畢業了,月底也順利找到工作,一切好像就那麼無風無雨。

  2014年底,因為胃常常不舒服,去照了生平第一次的胃鏡,發現胃壁開始破皮,讓我不禁思考這一份工作繼續留任的可能性。最後決定約滿離職,離開那個讓我壓力甚大的職位。

  那時候的我覺得,好像順利的人生開始碰壁一般,原以為一路會風平浪靜,就當一個朝八晚五的上班族,卻也是自己終止這樣的生活。

  2015年年初,因為受託去國小代課,一開始戰戰兢兢,不知道如何應對,甚至覺得不會久留,畢竟我的人生願望其中一個就是:絕對不要當老師。(笑

  2016大概是轉折最多的一年,年中我們迎來了夫人離開山莊的重大打擊,我是覺得滿重大的啦!就好像原本那股凝聚力不見了,本來要每天上山莊聊聊的我們,好像漸漸消失了原有的默契。

  2016年9月,曾經覺得自己不會當老師的我,默默思考了這種可能性,並且準備回到學校開始進修,所以開始動腦寫出令我頭疼的備審,並且趕在最後關頭寄出。依稀記得面試時,老師們都是熟面孔,沒什麼壓力,針對了研究計畫問了些問題,就開始愉快聊天,讓守門的學妹不忍打斷我們。拜託打斷好嗎?壓力超大

  2017年2月,提前入學成為研究生,開始自己庸庸碌碌的研究所生活,為了未來的職涯規劃,著手準備考取教育學程。在小教和中教之間猶豫了許久,還是選擇跟大孩子們相處。

  另一方面,國小的兼職也沒離開,研究所、教育學程、國小工作,三方面的摧殘下,我走過了我的2017、2018和2019,來到了2020。

  就如同小貂今年重新發起的願望清單,我希望大家能夠再把這股凝聚力聚合起來,懶散四年了,醉俠的各位,準備開工囉!

  希望我能順利寫完論文!
  
  FK,打到好想哭QQ
頂部
獠次郎 (獠次郎)
元老



UID 8
精華 0
積分 23610
帖子 3421
金錢 31837 俠幣
學問 6 單位
閱讀權限 200
註冊 2007-8-20
用戶註冊天數 4855
用戶失蹤天數 300
來自 極東國
狀態 離線
101.12.124.166
發表於 2020-1-19 12:06 AM  資料 文集 私人訊息 
就這樣過了幾年
這是一座偌大的莊院。
這是一座曾經顯赫過、輝煌過的莊院。
但如今,卻只是雜草叢生,到處斷垣殘壁,荒蕪到了極點的一座莊院。
在夕陽餘暉的照映下,有一種說不出的凄涼。
而早已殘破不堪的八字門頭上,掛著一塊傾斜的橫匾。
上面幾個字,本來應該是金碧輝煌的,卻因風吹雨打而變得鏽黑。
但隱約還是可以看出,寫著「醉俠山莊」四個字。
這四個字,對江湖人而言,曾經是何等叱咤風雲,何等備受尊崇。
想以前,任誰看到這面牌匾,都不免景仰萬分。
但如今,卻早已被世人所遺忘。
而現在,門前滿佈青苔的階梯上,佇立著一個人。
只見他高達六尺有餘,虯髯滿腮,看起來似乎已是年近花甲的老人。
不過他卻不服老,半敞前襟,坦露出胸膛,故意展現那不輸年輕小夥子的結實肌肉,以及身經百戰所留下的纍纍傷痕。
但在他悍勇粗獷的臉上,卻滿是倦色。
緊皺著眉,抬頭一直瞧那牌匾,眼裡也盡是落寞。
彷彿對這世間的一切,已經失望透頂了。
然而,就在夕陽徐徐落下,夜暮漸漸替代之際,忽隱約聽到有馬蹄聲傳來。
蹄聲不疾不徐,就像踩著輕快的節奏,由遠而近慢慢走了過來。
這時,馬蹄聲已到了莊前,腳步開始放緩,然後停了下來。
可是這老人既沒回頭,也不關心,好像誰來都無所謂,反正皆與他無關。
接著,一位白衣及履的青年文士下了馬, 端詳了老人一會兒,便柔聲地問道:「敢問,這裡可是當年聞名天下的『醉俠山莊』?」
那老人不為所動,彷彿沒聽見似的。
那青年也不動氣,再溫和的問了一遍。
那老人仍盯著牌匾,也沒答話。
沒想到那青年居然還是微笑地把同樣一句話,又再問了第三次。
那老人忍不住往牌匾伸手一指:「你眼睛瞎啦,自己不會看嗎!」
那青年忽然笑道:「晚輩只是想確認一下,多有得罪,還望前輩見諒,請教前輩高姓大名?」
那老人側著頭,帶著揣測似地目光,斜睨著後面的那青年,說:「你若只是來這兒憑弔的,看完就可以走了。」
那青年「哦」了一聲,恍然道:「原來前輩是『醉俠山莊』的人?」
那老人仰天一陣大笑,語音激昂地說:「你瞧瞧眼前這廢墟,『醉俠山莊』還有人嗎?」
那青年卻反駁道:「怎麼沒有,『醉俠山莊』的大俠獠次郎,不還在為武林匡護正義,為百姓鋤強扶弱,只要是他看不過去的事,千里迢迢,無不仗義出手,江湖中人提到他,可各個都是豎起大拇指。」
沒想到那老人原本背對著,忽然扭過頭,從肩上回看著那青年,猛然叱道:「你放屁!獠次郎乃東瀛莽夫,剛愎自用,插手中原武林之事,天下人唾之棄之唯恐不及,誰會認為他是大俠?」
那青年聽了甚不服氣,不禁分辯道:「沒錯,他的確是出身東瀛,但卻是中原武林四大家『斷水崖』浪家的後裔,年少時,顛沛流離,嚐盡艱辛,才練就出一身過人的武藝,後來入仕擔任倭帝御前的『授刀衞』,終於有機會回歸故土,加入『醉俠山莊』為中原武林效力,豈料與魔頭浪驥京城一戰,群俠雖勝,但已元氣大傷,醉俠莊主與副莊主相繼退隱,群俠分崩離析,僅剩獠次郎獨撐大局,這幾年所做的事,比十個所謂武林中的『大俠』還要做得多,天下間有多少人,就是因他的濟危扶傾而重獲新生。」
那老人這才轉過身,面對著那青年:「沒想到你倒挺瞭解獠次郎的,那你必然知道,他曾有過哪些事蹟?」
那青年也朝他走近:「他被人傳頌的事蹟太多了,但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就是幫邊關守將劉德杓平反一事。」
那老人「哦」了一聲道:「說來聽聽……」
那青年便娓娓道來:「邊關守將劉德杓,人稱『劉大刀』,為官剛正不阿,保衞疆界多年,寸土不讓,是守護國境的一道屏障,卻遭到朝中叛臣的誣陷,羅織罪名,逮入刑部大獄,待秋後問斬,而叛臣為防東窗事發,欲斬草除根,遂派人追殺劉德杓全家,幸得獠次郎相助,才得以逃出生天,並協助其收集叛臣通敵和貪斂枉法種種罪證,才讓劉德杓終有沉冤得雪的一日。」
那老人訝然道:「你知道的倒不少。」
那青年笑道:「如果我連『授刀衞』獠次郎的事都沒聽過,又豈能在江湖上混!」
但那老人卻搖搖頭,說:「可是你只知其一,卻不知其二。」
那青年聽得一怔,道:「願聞其詳。」
那老人道:「劉德杓雖得到平反,但叛臣的勢力卻沒有瓦解,仍對於阻礙他們的人施以暗算,趕盡殺絕,所以獠次郎打算召集群俠,共同對抗這股惡勢力……」
說到這裡,他冷笑一聲:「誰知,武林之中竟無人願意參與,只因獠次郎乃東瀛人,怕會引來勾結外邦之嫌,甚至還有人發動聯署想把獠次郎逐出中原,群俠得知,竟也默不吭聲,沒有一人願意主持公道,後來才知道,其中有些人都被朝中叛臣收買,故意來挑撥離間,造成中原武林無法團結。」講到此處,他不禁雙拳緊握,青筋暴現。
那青年也忿忿道:「中原武林根本就是一盤散沙,每個人都自掃門前雪,遇到麻煩就希望別人來幫助,但別人有難卻不願施援手,等到大難臨頭,也盼有能人出頭,自己躲在背後,等太平了,再出來爭名奪利,難怪沒有人願意出來帶頭,因為到最後都會變成眾矢之的。」
那老人道:「敢罵這一番話,算你有膽識。」
那青年笑道:「要是江湖中人個個都不敢罵,那群俠豈不是都成了縮頭烏龜了,武林中還有正義嗎?」
那老人道:「你好樣的,只可惜,就憑你一己之力,是沒辦法力挽狂瀾的。」
那青年笑道:「所以才需要群策群力,來重建『醉俠山莊』,在武林中豎起一面正義的大旗……」
那老人的眼睛忽瞇成一條縫,射出劍一般的銳芒:「你究竟是何人?」
那青年上前恭恭敬敬向那老人抱拳一揖:「實不相瞞,晚輩是受小貂姑娘的請託,特來……」
但話仍在說。
也還未說完。
只見刀光一閃。
鋒利得雪亮,雪亮又鋒利的刀,已抵在他的咽喉上了。
那老人突然拉下了臉,一個字一個字地問:「你認識小貂,你跟她甚麼關係?」
那青年嚥了一口唾沫,他甚至可以感覺喉結還曾滑過刀鋒上。
不禁令他寒毛直豎。
但他依然得回答。
依然得把話說下去。
儘管那已不是他原來想說的話了。
那青年臉如土色,惴惴然道:「我…我其實是小貂姑娘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隨即又響起一聲拔刀離鞘的聲音。
這次那老人以另一把刀直指著那青年的胯下:「不管你們是甚麼關係,你要是敢對小貂胡來,無論是『上頭』還是『下頭』,我都會讓他『沒頭』!」
那青年漲紅著臉,結結巴巴地道:「我…我們…沒有…」
那老人粗獷的輪廓且帶著威嚴的臉忽露出了笑容說:「諒你也不敢。」
接著他倒轉刀柄,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圈,隨即「嗆」地一聲,刀光便被刀鞘所吞沒,已將刀收回了鞘中。
這時那青年才倒抽一口涼氣,嚇得一身冷汗直冒。
那老人沉默了一會兒,別過頭去,問道:「小貂現在在哪裡?」
那青年好不容易稍作鎮定後說道:「她現在在『天南鎮』。」
那老人一皺眉,道:「冷絕月那個傢伙……」
那青年忙道:「晚輩就是受冷大小姐和小貂姑娘之託,特來邀請前輩前往天南鎮,商討重建『醉俠山莊』的事宜。」他總算把該講的話講完了。
那老人忽轉臉向那青年,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
那青年釋疑地道:「是小貂姑娘說前輩每年這時候都會來此,所以要晚輩來這兒等候……」
那老人的臉上忽現一陣難以了解的蒼茫,道:「你走吧。」
那青年上前一步,忙道:「可是……」
那老人的手搭在刀柄上,目光寒似冰封:「你走不走?」
那青年看看他,又看看他按在刀柄上的手,長歎一聲,返身就走。
那青年向白馬走去時,想了一想,驀然回首,對那老人說:「前輩,當年『醉俠山莊』代表著武林正義,而你和小貂姑娘她們則代表了『醉俠山莊』,所以只要有你們在的一天,『醉俠山莊』就不會消失,正義的力量也不會消失,所以,別小覷天下人,只要你肯站出來,還是有許多人願意追隨的,你並不孤獨,我們都在『天南鎮』等著你……」話一說完,翻身上馬,一勒馬韁,隨即長嘯而去。
蹄聲漸漸遠去,只見那老人傲然佇立,望天不語,看著越來越暗的暮色。
良久之後,他突然大笑,驚起一地的烏鴉,直撲夜空。
他才縱身而上,把那歪斜的「醉俠山莊」橫匾扶正。
接著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   分隔線   ‐‐‐‐‐‐‐‐‐‐‐‐‐‐‐‐‐‐‐‐‐‐‐‐‐‐‐‐‐‐‐‐‐‐‐‐‐‐‐‐‐‐‐‐‐‐‐‐‐‐‐‐‐‐‐
會想寫這篇小說,其實也是在說我這幾年的心路歷程。
其實從2013年開始,我就一直在寫《刀俠劉仁》這部武俠小說,期間當然還是有參與醉俠的活動,只是比較沒那麼頻繁了。
2014、2015年,隨著大家脫離了校園生活,進入了社會,本來每天都會上山莊聊聊的我們,好像漸漸沒這麼熱絡了。
到了2016年,也是變化最多的一年,原本就已經沒這麼熱絡的山莊,又因夫人的離開,那股凝聚力更蕩然無存,而我也在這年完成了《刀俠劉仁》這部武俠小說。
2017年《刀俠劉仁》小說出版,但我卻少了創作的動力,於是我為了找尋靈感,持續去走訪廟宇故事,結果越走越偏,從小說創作變成了文史研究。
2018年在雷亞醫師的鼓勵下,出版了《台灣奇廟故事》這本圖文集來試水溫,也漸漸開始朝文史方面發展,但這條路其實還蠻艱辛的,畢竟我也是半路出家的門外漢,考證上沒有辦法非常專業,常常會有遺漏,也常常遭人非議。
2019年與成大歷史系的博士班朋友合作,陸續偵破了一些歷史謎團,而我也受邀去鳳山社大講課,也因此讓我覺得我應該需要更加精進,於是決定準備報考兩年後的歷史研究所,攻讀碩士。
這就是我這幾年來所走過的路,持續研究,持續創作,持續記錄台灣的故事……

[ 本帖最後由 獠次郎 於 2020-1-19 12:18 AM 編輯 ]
頂部